首页西方【基辛格秘访华50年】美中俄三方博弈的漫长浮沉

【基辛格秘访华50年】美中俄三方博弈的漫长浮沉

读者投稿 07-12 23:00 454次浏览 0条评论

就在50年前,精研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外交战略的美国国安事务助理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通过巴基斯坦秘访中国大陆,由此开始冷战的世界格局逐渐有了质变,除了形成美中苏战略大三角外,更对当今世界影响深远,涵盖面向不仅止于政治军事,还有经济及意识形态层面。

就国际政治结构来说[文],基辛格到访北京前[章],刚好是冷战最炽的[来]1960年代,美中[自]苏三角当中两两彼此[刀]互相敌对,同时间世[笔]界局势多有变化:美[吏]国深陷越战泥淖与反[小]战浪潮中、苏联入侵[白]捷克与斯洛伐克、中[文]国大陆内部爆发文化[章]大革命等等,这些都[来]让当时的国际局势显[自]得十分紧张,不过,[刀]转折点也从此萌芽。[笔]

美国的算盘

1968年时,美军[吏]驻扎在越南人数高达[小]50余万人,是年美[白]国与盟军虽收复了顺[文]化,但也付出惨重的[章]人员伤亡代价,此役[来]与北越的“春节攻势[自]”,再加上美军与盟[刀]军大规模轮奸跟屠杀[笔]当地人的消息频出,[吏]让美国民众对越战的[小]态度有了转变,迫使[白]当时美国总统詹森([文]Lyndon B. Johnson)不[章]但宣布放弃竞选连任[来]、并打算将美军逐步[自]撤出越南。

1968年底,尼克[刀]松(Richard[笔] Nixon)当选美[吏]国总统,面对国内的[小]反战压力以及长年耗[白]在越南战场的兵疲马[文]困,他不仅提出越战[章]“越南化”政策,更[来]与国安事务助理基辛[自]格认为,必须谋求改[刀]善大国关系以减缓越[笔]战带来的国内困境,[吏]并补强冷战当中的美[小]国优势,而寻找其中[白]的支点并撬开三角关[文]系的战略能动性,就[章]成为了当务之急。

根据在21世纪解密[来]的资料,1969年[自]初尼克松与法国总统[刀]戴高乐(Charl[笔]es de Gaulle)会谈[吏]时所透露的构想,其[小]实是打算把苏联跟中[白]国大陆均视为大国,[文]并与二者平行发展关[章]系,但他也坦承,与[来]中共创建关系非常困[自]难。从这个出发点来[刀]看,美国一方面试图[笔]撬开国共内战后期即[吏]坠入低谷的中美关系[小],另一方面则更有循[白]着中苏珍宝岛冲突后[文]局势、长居美中苏三[章]角当中“枢纽”位置[来]的战略企图。

苏联的响应

从苏联的角度来看,[自]1960年代以来中[刀]苏共关系不睦,甚至[笔]还在1969年爆发[吏]珍宝岛冲突,让苏联[小]大有两面作战的危机[白]。当时苏联才在捷克[文]斯洛伐克大举入侵,[章]苏共总书记布里兹涅[来]夫(Leonid Brezhnev)[自]一改前任政策、推出[刀]“布里兹涅夫主义”[笔],强调社会主义大家[吏]庭论述,在这个大家[小]庭下彼此分工、主权[白]有限、且苏联是主要[文]利益攸关者。

虽然苏联试图维持社[章]会主义大家长的身分[来],也出兵捷克斯洛伐[自]克,但是南斯拉夫、[刀]罗马尼亚与中共等社[笔]会主义政权都反对“[吏]布里兹涅夫主义”,[小]再加上地缘政治的关[白]注点已经不局限于欧[文]洲大陆,苏联还是有[章]战略风险。

时任苏联驻美大使多[来]勃雷宁(Anato[自]ly Dobrynin)[刀]也在日后回忆,当时[笔]莫斯科希望与华盛顿[吏]展开对话以缓和关系[小],主要原因在于苏联[白]注意到美国政府正在[文]主动向中共做出姿态[章]。尼克松上台前,美[来]苏的“缓和”(Dé[自]tente)已有迹[刀]象,特别是1968[笔]年《核不扩散条约》[吏];尼克松上台后,苏[小]联态度更为积极,双[白]方进行了第一轮的战[文]略武器限制谈判(S[章]ALT I,1972年签订[来]《反弹道导弹条约》[自]),且苏联与美国舒[刀]缓紧张关系的意愿,[笔]也未因尼克松于水门[吏]案辞职下台而改变,[小]1975年双方仍签[白]订《赫尔辛基协议》[文],直到1979年苏[章]联入侵阿富汗为止。[来]

中美的突破

对中共而言,196[自]0年代晚期也面临艰[刀]难的挑战,除了内部[笔]有文革动乱外,中苏[吏]关系不睦、中印边境[小]战争甫结束不久、再[白]加上美国的冷战围堵[文],都让北京在国际上[章]陷入非常孤立的局面[来]。但是毛泽东等中共[自]高层发现美国对于深[刀]陷越南战争亟思突破[笔],使其能准确接收到[吏]美国释放的信息,为[小]双方开启接触与对话[白]的机会。

1970年美国通过[文]巴基斯坦与罗马尼亚[章]总统向中共传话,得[来]到北京的响应后,基[自]辛格在1971年出[刀]访巴基斯坦期间顺道[笔]秘访北京,时任大陆[吏]总理的周恩来对于双[小]边关系正常化提出了[白]台湾地位问题的但书[文],也得到基辛格很大[章]程度的附和,基辛格[来]甚至非常诱惑地提到[自]“我们在台湾驻扎的[刀]6,000名士兵,[笔]直接与我们在南越的[吏]作战行动相连。所以[小],如果越战问题解决[白]了,那些军队也就不[文]再需要了”。

在双方达成基础共识[章]后,1972年尼克[来]松顺理成章访问中国[自]大陆,也签署了突破[刀]性的《上海公报》,[笔]为双边关系“正常化[吏]”铺路。七年后美国[小]与台北断交,正式承[白]认北京政府,为中国[文]大陆改革开放创造相[章]当温和友善的外部条[来]件以及庞大市场,同[自]时双方也推展各方面[刀]的合作交流。

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有永远的国家利益[笔]

基辛格秘访北京前,[吏]美国与盟友“反共意[小]志”仍相当坚定,举[白]凡朝鲜战争与越南战[文]争的爆发,都显示美[章]国对于地缘政治的考[来]量仍聚集在艾奇逊([自]Dean Acheson)时[刀]代奠定的围堵政策上[笔],地缘政治与其背后[吏]的民主自由意识形态[小]考量,可谓是一体两[白]面不可分割。

但在东亚地区,19[文]50年代艾奇逊防线[章](Acheson Line)的永恒性[来],最后还是被美军长[自]年陷入亚洲战场的反[刀]作用力消磨殆尽,美[笔]国回到更为现实的战[吏]略考量上,开始在东[小]南亚战场“卸责”,[白]转而使用更多灵活的[文]外交手段来达成战略[章]目的,而缓和大国关[来]系的前提就是要清楚[自]彼此的红线、并在其[刀]他次要议题有所让步[笔]。当然,对美国而言[吏],结束越战的核心利[小]益最后牺牲了寮王国[白]、高棉共和国、南越[文]共和国以及台北这些[章]盟友,由它们承受惨[来]痛乃至于覆亡的外部[自]后果。

在基辛格的协助下,[刀]美国的国际战略顿时[笔]少了意识形态考量,[吏]多了现实利益的盘算[小],而这些变化都在昭[白]告世人,国际政治没[文]有永远的朋友、更没[章]有永远的敌人,唯有[来]国家利益而已,如果[自]过度乡愿地认为“理[刀]念相近”作用力可以[笔]大于国家利益、无视[吏]班班可考的血泪教训[小],则“被出卖”的怨[白]恨只会在悲剧发生后[文]不断萌发。

整体而言,美中俄三[章]边关系自基辛格秘访[来]北京以来,质变已历[自]50个寒暑,但期间[刀]跌宕起伏,都展示着[笔]三角博弈中现实利益[吏]基础才是王道。放眼[小]当前三方关系,美国[白]对中战略还未明朗、[文]美国对俄关系似有舒[章]缓自2014年以来[来]的紧张迹象、中俄关[自]系则被北京官员称为[刀]“不是盟友、胜似盟[笔]友”,俄国显然是待[吏]价而沽,如此可见新[小]一波三方关系的结构[白]性调整已在进行,而[文]这波转折最后又会是[章]谁得利、谁被牺牲?[来]历史的镜子或将能提[自]供殷鉴。


龙应台批李登辉反遭教训 为何李敖却爆料她也是个媚日派 人到中年对性的追求越来越奇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