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内鬼就在会议室

内鬼就在会议室

读者投稿 08-05 00:14 459次浏览 0条评论

外汇规模持续缩水、人民币汇率短期出现暴跌、香港保单刷卡受限、比特币交易价格暴涨,近期金融市场上的一系列事件,不仅让监管部门再也坐不住,据称更是惊动了中南海高层。11月17日,多家媒体转载港媒的报道称,中共总理李克强再次就资金非正常流失的严重状况震怒,并直斥有人为制造的资金外流漏洞、大洞、深洞,“有扮两面人,也有有恃无恐的,有的内鬼就在会议室内。”

市场风险暗涌惊高层

11月3日,一条爆炸性消息在中国大陆区块链技术圈流传:继香港保单刷银联卡受限后,电子虚拟货币交易也进入中国封堵资金外流的视线。一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央行等监管部门正在研究推出措施,限制通过比特币交易将人民币兑换为美元并将资金汇出境外的行为,考虑中的措施可能包括限制国内交易平台将比特币转至境外平台,或者对转至境外平台的比特币数量进行额度限制。

近日有港媒披露,2016年1月到9月中国大陆资金非正常流失高达21,400亿元人民币,国有商业银行、地方开发银行的不良资产上升至2.9%-3.8%,城镇地区登记失业率则为4.2%。三项统计中,除了城镇地区登记失业率尚属正常外,资金非正常流失情况,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和坏账率都刷新了记录。这不仅让中国央行为此频频出手,更是惊动了中国政府高层。该杂志称,10月29日,中国国务院就此召开了专题会议,总理李克强在主持会议的开场白中,要求与会中央银行、银监委、国资委、证监委、保监委、海关总署等部委负责人,再次阅读这三项统计资料报告。

从2014年第2季度起,中国开始面临持续的金融账户逆差。也大致从2014年第2季度起,无论用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与市场价之差来衡量,还是用在岸与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价之差来衡量,市场上开始出现人民币贬值预期。究竟是资本净流出最初导致了人民币贬值预期?还是人民币贬值预期最初导致了资本净流出?还有待于经验研究的验证。但之后资本净流出与人民币贬值预期的相互强化,恐怕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堪称中国家底的外汇储备规模在2014年6月底一度达到39932亿美元的最高峰。但是截至2016年10月底,外汇储备规模下降至31206亿美元,与最高峰时相比下降了8726亿美元。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在持续下跌,2016年以来冲关速度惊人:1月7日,人民即期汇率挑战6.60,6月最终突破6.60;7月18日即期汇率挑战6.70,9月突破6.70;10月6.80就失守了;11月15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87关口,连续8天下调,为2008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是令中国高层真正震怒的不是这些数字上的变化,而是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据称李克强在10月29日的会议上直指情形十分严峻,问题不仅是人为的,而且是明显不作为、乱作为所造成的。李克强进一步称,资金、资产多渠道非正常外流是老问题、大问题,恶性循环十多年仍然得不到解决,就是因为有人为制造的资金外流漏洞、大洞、深洞。他更是进一步怒斥:“有扮两面人,也有有恃无恐的,有的内鬼就在会议室内。”

系统腐败由来已久难除根

当今中国的金融业已经是经济的制高点,诸如股权投资、证券等,更是财富的放大器。中国近年来的金融改革很多先行先试,很多都沦为特权家庭腐败的特区。2015年2月,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落马,民生银行内设立的“夫人俱乐部”随后被曝光。据称,毛晓峰曾介绍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在民生银行旗下公司“民生租赁”任职3年。此外,原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夫人于丽芳曾长期供职于民生银行;不仅之后,毛晓峰前任董事长董文标也被召唤到聚光灯下,“董文标已被限制出境并协助调查”的传闻几番流传。2015年6月初,戴相龙女婿车峰被查,作为岳父的中国央行前行长戴相龙也难逃舆论漩涡。

2015年6月以来的“股灾”中,金融领域更是显露出重重黑幕。当时有媒体更斥责证监会、中信等金融机构是“闷声发大财”的“幕后黑手”。2015年10月23日,中纪委公布了中央巡视组第三轮巡视名单,包括此前媒体报道的“一行三会(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及央行)”在内,共计31家单位,其中超九成属于金融行业。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了两件事与之呼应。一是中信金石投资公司总经理祁曙光近被公安机关带走,二是中国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杀身亡。20天后的11月13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被公布落马。

2015年中国股市的严重震荡,也被认为与地下钱庄的违法犯罪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2015年8月24日,中国公安部宣布,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地下钱庄集中统一行动。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当日表示,“一些‘灰色资金’通过地下钱庄跨境流入流出,不仅对我国外汇管理造成严重影响和冲击,而且严重扰乱国家金融资本市场秩序,危及我国金融安全。”2015年底,浙江金华警方破获一起特大地下钱庄案,4100余亿元人民币资金通过该地下钱庄被转移至中国境外。这起案件正是向海外转移资金的典型。

香港媒体2015年9月曾报道,2015年9月2日中国共国务院第三次召开打击地下钱庄专项会议。李克强在会议上怒斥大陆地下钱庄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违法犯罪营运16年,甚至年运营规模高达6万亿,是金融系统和政府部门腐败堕落的事实和铁证。报导引述资料披露,今夏中国股市爆发股灾期间,仅7月24日至8月14日三周内,中国大陆人民币外流就超过8240亿元,其中70%以上是通过地下钱庄外流出境。

虽然上述消息未经官方证实,但是中共近两年来对地下钱庄的调查和清理,显然和反腐运动有关。有评论指出,由于腐败存量巨大,一些贪腐官员手上来路不明的资金,急需找出口使其“合法化”,所以近年来,不管是通过艺术品收藏、海外投资、地产投资还是地下钱庄,“洗钱”的主力,一直都是部分官员和国企高管。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处长欧阳雄曾透露,地下钱庄涉案金额越来越大,交易手段愈发隐蔽,且日益成为贪腐资金的“洗钱工具”,甚至一些银行人员也当起了“中介”。

2016年年初,被视为习近平“文胆”的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在《金融与国家安全》一书第一序言中称“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重要基石,亦是民族复兴重要条件。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对国家安全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金融安全本身,金融还事关国家安全全局。”

自2015年开始,中共高层多次掀起金融反腐风暴,金融界持续震荡,诸多中高层官员纷纷落马,而相应的人事变更更是同步进行。中国媒体财新网9月1日报导称,自原央行稳定局局长宣昌能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后,近期央行拉开了中层干部大调整序幕,“调整密度之大为近年来少见”。11月7日,中纪委监察室主任王鸿津悄然出现在中国人民银行网站行领导一栏,其个人履历信息显示“2016年9月任中央纪委驻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组组长”。外界人事这是习、王金融反腐升级的象征。

虽然关于中国金融领域的腐败和反腐,由于官方信息的缺乏,导致各种坊间信息真假难变,但是中国多年的金融腐败显然已经震怒了中共高层。对金融领域进行彻底整顿,相信还将会有后续消息流露。


李克强三次震怒 中国资本犯罪有多疯狂 北戴河休假  揭秘中共高层住所布局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