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盘山一日游

盘山一日游

读者投稿 08-06 12:34 342次浏览 0条评论

夏天是一个骚动的季节。在天津年轻人好像都很爱去盘山,周六上午我们一起去爬山,盘山的风景还是不错的。尽管已经去了很多次,但是每次去感觉都不一样。也许是人不一样吧!     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到了蓟县,盘山前面部分还不算陡,边聊天边走还是挺轻松的,以前我都是半山腰的索道直接去挂月峰的,我就没想过去爬,毕竟这段很难爬,但是这次不行了,对于体育生来说他们更喜欢去挑战,我说我做索道你自己爬,他说不行,说你爬不动我背你,就这样被他连哄带骗的开始爬山,选择爬山的人不多,开始还有十多个,走着走着就都分散了,虽然都是树但是还是很闷热,他把体恤脱了,只穿一条短裤显得大腿更长了,他的手很有力,拉着我向前爬,一路上喝了两瓶水,路上也没看到厕所,他说又没人找个地方就是了,我让他等着,自己走了十多米蹲下解决了,当我走回去的时候看着在哪站着也没想什么,到了他跟前才发现他在撒尿,因为我一直担心在遇到一个律师男,所以我鬼使神差的喵了一眼,虽然软着但是看着就很大,我赶紧扭过头去,到了山顶的时候我都累趴了,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下,当时的我恨不得躺地上,感觉心脏都不是自己的了,狂跳不止。他跟没事人一样,体力真好,难怪都说体育生是属牲口的,各位体育看管不要骂我啊,这是表扬嘻嘻!虽然我不信佛但是我还是都诚心的叩拜了,然后抽了个签,好像是10元吧,当时我心中就是问的姻缘,结果批示很好,有种天造之和的感觉,我想这次应该是白马王子了吧,心中那点芥蒂又放下了很多。山顶上吃了点面包休息了一会准备下山,这次他说什么我也不听了,排队买票,一路到了山底下。
     当时也就是下午四点多,我说回家吧,他说晚上盘山也挺美,明天再回去吧反正明天周日也不上班,他找了一家农家院,环境还不错,那种小别墅一样的房子一直是我的向往,100多元一间,服务员问我们就还一个大床房,我说那来两个标间吧,服务员很诧异的看着我,似乎我是尼姑庵出来的一样,她说姐不好意思就还一间房了,反正你们是情侣,我去,他直接把身份证给了,服务员也没要我的身份证,进了房间感觉还可以,农家院也不能要求太高,能洗澡,床单干净就好,我拿了换洗衣服去卫生间洗澡顺便把门反锁了,我洗完后他去洗澡,我躺着看电视,他出来的时候是裸着出来的,我这次完整的看到了他的老二,真的很大,就像挂着的一根香蕉一样,他走过来,趴在我身上,不停的亲。

在马桶上无比感谢发[文]明家毓婷的科学家,[章]明天到家第一件事就[来]是去药店!躺在床上[自]休息了会,感觉腿又[刀]回复自由,然后下楼[笔]吃饭,小鸡炖蘑菇,[吏]几个蔬菜,挺好吃的[小]也不贵,然后去走着[白]去盘山。

夜里的盘山在五颜六[文]色的灯光下氛外美丽[章],我们跟着人群,慢[来]慢的向前走,大多数[自]人是去看演出的,我[刀]不爱看他也不喜欢,[笔]我挽着他的胳膊很幸[吏]福,走了一段没什么[小]人了,他在我耳边问[白]我野战过吗,我说没[文]有,他拉着我坐到了[章]旁边一个花池旁,他[来]看了看没人就把短裤[自]拉链拉开了,让我给[刀]他口,我说不行万一[笔]有人怎办,他说没事[吏],谁也不认识谁在说[小]他看着呢,没人,我[白]禁不住他软磨硬泡就[文]蹲下口了几下,他让[章]我把裙子撩起来坐在[来]他身上,我这才知道[自]为什么他来之前一定[刀]要我穿个大裙子,简[笔]直就是为了遮挡用的[吏],我坐在他身上动,[小]感觉好刺激,一会过[白]来了两个中年人,我[文]赶紧想站起来,他说[章]没事看不到,两口子[来]搞对象谁管,我紧张[自]的把头藏在了他的下[刀]巴下,假装在亲吻一[笔]样,一会他说走了,[吏]然后又开始动,没一[小]会过来几个小伙子,[白]这几个人居然坐在了[文]我们旁边,当时尴尬[章]死了也不知是他们故[来]意的,还是怎么了,[自]好几个花池子非坐这[刀],当时我就想我要站[笔]起来吧我没事反正有[吏]裙子,刚才做的时候[小]内裤已经放包里了,[白]我只要冷静点应该没[文]事,当时我脑子光想[章]办法了,他们抽烟似[来]乎不着急走,于是我[自]做了一件蠢事,很淡[刀]定的站了起来,然后[笔]拉着子豪就走,当我[吏]回头的瞬间我看到了[小]他的大东西还在那立[白]着,几声哈哈大笑,[文]我羞涩的跑了,然后[章]他自己装了进去向我[来]跑来,我听到后面有[自]个男的说,怎样我就[刀]说他们肯定在办事,[笔]当时感觉丢死人了,[吏]子豪说没事,几个小[小]崽子,看到就看到呗[白],让他们羡慕老子的[文]巨大去,我说回去吧[章],他却意犹未尽,专[来]门找那些隐蔽的地方[自],终于找了个树多地[刀]方,他让我趴着扶着[笔]树他在后面弄,夜深[吏]人静的我都不敢叫,[小]很刺激很舒服,我忍[白]着小声的呻吟,求他[文]快点射吧,太危险了[章],他使劲的怼着,不[来]一会他低吼一声喷在[自]了里面,看着他射完[刀]依旧很硬的家伙真是[笔]又爱又讨厌,我蹲了[吏]一会排除了他的亿万[小]子孙,然后我说你背[白]着我,我腿软,他蹲[文]下背着我往宾馆走,[章]这个色痞子背着我也[来]不老实,总是一个手[自]来回揉我屁股,说晚[刀]上回去试试后面怎样[笔],我说不行,这个坚[吏]决不行,他说不着急[小],早晚是老子的!

回到宾馆洗了澡他又要弄说刚才没爽,我说不行,累了,他说那你睡觉吧我去楼下喝点酒,我困得很一会就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舔我下面然后就进来了当时我就吓醒了,他说是我,我说吓死我了,以为进来賊了,他说现在才醒就算是賊也让人家插了,折腾了一小时才完事,第二天睡醒了都10点了,刚要起床就被他按住了,我说马上要退房了别弄了,他说还两小时了,一会就完事,就这样又折腾一小时,退房的时候我都不敢看服务员,因为那床单真是惨不忍睹,我在门口等他,一会他出来了,我们开车去蓟县街里找了一个饭店吃了饭就启程回天津了!

香港十大改革认识之二|香港必须用新视角重新认识中国共产党 性不能解决一切,但却能促进沟通!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