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是新的执政目标

“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是新的执政目标

读者投稿 08-26 00:08 487次浏览 0条评论

8月17日的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主题,就事关共同富裕与金融稳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讲话中,再次提及邓小平当年推动改革开放时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推动“先富带动后富”等说法,称在完成脱贫攻坚和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之后,“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是新的执政目标。

共同富裕从字面意义上讲,就是指所有人都过上幸福、宽裕、美好的物质和文化生活。中国战国时代的《礼记·礼运》中的大同思想——“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马克思在1875年出版的《哥达纲领批判》提出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设想。都带有“共同富裕”的色彩。

什么是中共概念中的“共同富裕”?查阅资料可以发现,不同时间段,中共对此的表述不尽相同。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1953年12月在《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中,曾提出过“在逐步地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实现对于手工业、对于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逐步地实现对于整个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即实现合作化,在农村中消灭富农经济制度和个体经济制度,使全体农村人民共同富裕起来。”1956年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甚至提出,把中共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生产力和进行经济建设上来,实现共同富裕。

可惜的是,当时中国生产力落后,中共八大之后的“大跃进”以及十年文革不仅没有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反而是导致中国经济倒退。直到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共同富裕”才从政治口号变为可能。

1985年3月的中国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曾经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邓小平提倡“农村、城市都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行先富带动后富,这就是外界大多都了解的“先富后富”论。

及至中共十八大前夕,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国民收入大幅增长,也引发了贫富差距拉大及一系列相关的社会问题。如何兼顾经济发展的效率与收入的公平性?中共内部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并在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间,以“蛋糕论”的形式爆发。

2011年7月10日,薄熙来称重庆与其他地方的发展思路“先做大蛋糕再分”有所不同,重庆是先将蛋糕分好,再做大。次日,汪洋在中共广东省委十届九次全会提出,要做大蛋糕,仍然是要以所谓的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说“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做蛋糕是重点”。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提出“精准扶贫”这一概念,将之视为“是缓解贫困、实现共同富裕的内在要求,”且要求中国在2020年年底完成全民脱贫。2020 年 10 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对共同富裕做出具体部署。

2021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和中国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文件认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文件将“共同富裕”描述为“生活富裕富足、精神自信自强、环境宜居宜业、社会和谐和睦、公共服务普及普惠,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而浙江之所以被选为共同富裕示范区,是因为“浙江省在探索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具备开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基础和优势”。文件明确“到2025年,浙江省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取得明显实质性进展;到2035年,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实现共同富裕。”

6月10日至11日的浙江省委(扩大)会议上,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谈到共同富裕时称,“共同富裕是普遍富裕基础上的差别富裕,不是同等富裕、同步富裕,更不是均贫富、杀富济贫;共同富裕是……在做大‘蛋糕’的基础上分好‘蛋糕’,是效率与公平、发展与共享的辩证统一……既包括物质富裕,又涵盖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方方面面;共同富裕是共建共治共享的共同富裕,不能靠政府大包大揽,必须依靠全体人民共同奋斗。”

这样的表述和8月17日的会议给出的定义基本一致。8月17日的会议中,中共将共同富裕表述为“是全体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会议提出,“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在实现路径中,文件中的“三次分配”引起舆论关注。根据大众可以接受的表述方式,第一次分配”指通过市场实现的收入分配,比如个人工资收入,企业营业收入等;通过政府调节而进行的收入分配,比社保,救助等款项一般被称为“第二次分配”。中共官方谈及的第三次分配,可以理解为在道德力量的感召下,通过个人缴纳和捐献等非强制方式再一次进行分配,比如各种慈善和社会公益事业。

经济学家们认为,当社会总体财富积累到一定水平后,公益和慈善事业发展的空间被打开,与第一次和第二次分配的互相补充,是对社会公平和缩小贫富差距努力的必要支撑。

通过中共的这一场会议以及其释放的信号,可以判断,“十四五”期间中国在缩小收入差距、推进共同富裕方面一定会有更多的具体动作。


“之江新军”火速上位三人仕途再受瞩 秦城监狱里的大佬|薄熙来:崛起的红二代 折翼的天子梦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