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湖南政法高官被查,扒一扒他的政商朋友圈和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湖南政法高官被查,扒一扒他的政商朋友圈和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读者投稿 01-22 19:35 257次浏览 0条评论

10月12日,湖南纪委官宣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建宽正接受纪委调查。

一群湖南人,半部近代史。这是一份专属于湖南人的荣耀与豪迈。

但近年以来,湖南官场的政治生态和司法文明两大关键指标,却屡为世人所诟病。

2020年10月公布的湖南司法文明指数全国垫底,也正是湖南司法腐败问题的现实映照。前不久,本土知名艺术家摩西奶奶杨佩莲,抛出的两篇揭露湖南司法高官腐败的文章,将隐藏在系列腐败案件深水区的一位重量级人物——湖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刘建宽抛到了公众的面前。

根据多位实名举报人提供的证据和材料,围绕在刘建宽周边的政商朋友圈,以及他们之间的生意经都一一曝光了出来。

01.发迹永州

在司法腐败的案例中,往往闪现着政法系统高官的身影。作为湖南政法系统的重量级人物,刘建宽的一举一动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调查发现,他能够从一名普通的基层民警,到任职厅官并建立起今天这样的地位,竟然是在基层从政时的政商勾结和涉嫌腐败的工程项目开始。据可信的材料显示,2007年永州市公安局以解决内部住房问题为由,将市公安局三十余亩土地进行开发。

说是对外公开招标,结果在时任局长刘建宽的干预下,专门为邵东商人申爱虎量身定制了一套招标系统,其他人连报名都不行。就这样,市公安局处于黄金地段的门面地,当时的市价每亩地在400万每亩,结果以80万一亩出让给了申爱虎,进行房地产开发。

仅此一单生意,商人申爱虎就获利过亿,对应的是国家损失过亿。

这一交易,在当时引发了内部不少人士的极力反对,一些老干部还为此专门上访过,据举报者提供的材料显示,刘建宽在该项目中获利至少在1000万以上。

后来人们发现,自参与永州市公安局项目之后,这位名叫申爱虎的商人与刘建宽的从政轨迹就高度吻合起来,多个由刘建宽主导的工程项目,刘建宽家的私家别墅和刘建宽儿子在北京的住房,都跟申爱虎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商人申爱虎

2.纵横湘潭

在永州蛰伏几年之后,刘建宽羽翼渐丰。2010年,刘调任湘潭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

自从在永州任职一把手,与商人朋友“合作”尝到了好处之后的刘建宽,此番任职湘潭之后,更是把自己在政商圈经营多年的关系经营得游刃有余。

几乎是以一模一样的手法,刘建宽将湘潭市公安局办公楼的基建和装修业务又给了申爱虎。

对外报价虚高引来了非议,但凭着自己在政法系统经营得人脉,反对者的声音很快被掩盖掉。

之后,刘又把湘潭市公安局筹备建设的职工小区“盛发和园”住宅小区的开发权,再一次以暗箱操作的方式给了申爱虎。

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盛发和园”第一次招拍挂时,是120亩土地。

后来,经过刘建宽与申爱虎的多次协商,先后二次变更,将120亩的土地变成56亩,而实际可供使用的120亩没有改变,这就意味着,在规划和设计不变的情况下,等于白送了64亩土地给申爱虎。

按照当时160万元/亩的价格,申爱虎获得了超过1亿人民币的利益。刘建宽则从中获得了超过2000万元的好处费。

据不完全统计,在刘建宽任职永州和湘潭期间,仅在土地开发一项中,向商人申爱虎输送的利益就超过了3亿元。

自此,官员刘建宽与商人申爱虎之间的利益勾连已近到了水乳交融的境地,商人申爱虎在永州、湘潭两地的“生意”做得也是风生水起。

据申爱虎的合作伙伴透露,为了讨好刘建宽,申爱虎也是出尽了奇招。

据悉,在2012年6月日到2012年8月之间,申爱虎先后三次通过广西公司的高管梁放生(防城港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申爱虎,通过原防城港市市委副秘书长),从越南购买了整只的老虎和两张老虎皮,用来博取内地官员、银行高管的欢心。

申爱虎的司机在展示老虎皮

这其中,一张虎皮和部分的老虎肉,申爱虎送给了刘建宽。关于商人申爱虎其人,另有可靠的信源表明,他并不是一个真正懂得做生意的“生意人”,一旦离开了官商勾结,就不会正经做生意,其主要的获利方式竟然是坑蒙拐骗合作伙伴的资金。

后来的事实表明,后来在永州道县、广西防城港等地的投资中,与申爱虎合作的股东,先后都陷入了申爱虎的陷阱,不是濒临破产,就是身陷囹圄(此段另文再述)。

当然,申爱虎与刘建宽的深厚友谊,也获得了额外的回报,除了在项目工程上获利颇丰之外,申爱虎平素的一些非法行为,也会得到刘建宽的保护。

比如,在2013年,申爱虎指使他人对合伙公司股东蒋小奇的一辆宝马汽车进行了打砸,造成了10万余元的损失。

案发后,行凶的6人被批捕和判刑,但背后的主谋申爱虎,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竟然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据蒋小奇在事后的调查发现,违法协助申爱虎逃过法律制裁的,正是刘建宽的背后运作。

稳坐湘潭公安系统的头把交椅之后,刘建宽开始黑白通吃。其在处理张立新等人的涉黑案件问题上,印证了这一观点。据了解,2010年5月25日,湘潭市公安局民警发现了张立新等人的涉黑系列案件,后专题上报市局党委研究决定成了专案组。

在经过六个月的侦查工作之后,收网抓捕了包括主要犯罪嫌疑人张立新等数十人的黑社会性质的团伙。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结案起诉的关键时刻,负责此案的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反黑大队长张新强被带走调查。按照正常的逻辑,即便是负责案件的主要侦办人出事,接下来的工作也应该正常接手正常展开起诉工作。

反常的是,在张新强出事后,张立新案的系列涉黑案件最后虎头蛇尾,大事化小,头目张立新仅仅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其他的同案嫌犯更是获得了从轻的处罚。

据知情人透露,与张立新案同期处理的另一个涉黑系列案件,主犯欧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这个欧建与张立新,是同时期在湘潭地区齐名的黑老大。显而易见,如果张立新没有保护伞的庇护和暗中操作,怎么可能得以从轻处理呢?

3. 搅局长沙

刘建宽原籍涟源,其岳父曾任职娄底市公安局局长,他的从政之路也是从这里开始,刘的很多人脉关系也是由此地向外延展。

比如长沙商人曾楷峰、常德商人张剑波,刘建宽原来的同事、后来又任职永州消防支队政委的刘某,都是在多年的交往中形成的利益共同体。

我们发现,在刘建宽的政商朋友圈中,所涉及的官员和商人朋友,都是土生土长、常年共事或有过经济往来的湖南人。因为是同乡人、同事等关系,刘建宽的人脉网络有着天然的熟络与信任关系。

正是这种关系的存在,在后来刘建宽直接或间接办理的某些案件中,这些原同事,企业家小兄弟等关系人,一个一个都成为了他把案件当成生意来做的利益链条上的掮客。

有消息指,刘建宽与商人曾楷峰,落马的娄底市委原书记龚武生关系密切。

2019年4月,曾楷峰多次向香港商人(原籍湖南)刘立强索要3000万,遭拒后,曾楷峰扬言要搞死刘立强。

此前,曾楷峰、张剑波等人,与刘立强有着债务关系,他们先后向刘立强借款,到期后又迟迟不还款,于是便产生了矛盾。

调查发现,曾楷峰在湖南的长沙、郴州等地开有多间公司,其岳父龚署雄,为某国有银行湖南分行的行长,因为这一便利,曾楷峰从银行借出了大量的资金,但因其经营不善和挥霍无度,而无力偿还,本人也成为圈内知名的“老赖”。

至今,曾楷峰尚欠刘立强约500万借款没有偿还。刘建宽朋友圈中的另一个商人张剑波,更因为滥赌成性,而恶名远播。张剑波作为湖南著名老赖的故事,因为媒体的报道至今还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张剑波欠某银行约4.7亿巨款未能偿还,导致借款给他的银行行长段云在张剑波办公场所自杀身亡。

自杀的段云,留在车内的遗书这样写道:“正湘公司贷款一事被张剑波一帮人给骗了,给国家财产带来了巨大风险,而深深自责”。而关于曾、张二人借刘立强的那些欠款,也早已通过法院或仲裁机构进行了裁决,裁决欠款人曾楷峰、张剑波向债权人刘立强支付相关款项及利息。

尽管曾、张赖账不还,刘立强始终认为,双方自愿合法借款利息是民事纠纷,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他没有想到,刘建宽公器私用利用扫黑运动,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当刘立强拒绝曾楷峰3000万元勒索,他的厄运降临。

在曾楷峰明确表示是刘建宽要搞死刘立强之后,刘建宽的朋友刘某出面,以掮客的身份与刘立强的家人在一间酒店的房间见面,商谈可以通过政法界的关系疏通,争取对刘立强的轻判。在这一次的谈话中,刘某明确表示,刘立强被抓,与刘建宽有关,本来是为了钱的事,但搞到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情了。

也是在这一次谈话中,为了说明自己的关系与刘建宽不一般,刘某还说自己2000年在娄底做酒店生意时,刘建宽在基层派出所任所长,刘建宽的弟弟任娄底市娄星区一税务所副所长,刘建宽的弟弟一分钱税也没有收他的。

纵观刘立强一案,刘建宽、曾楷峰、张剑波、刘某等人,从官员,商人到掮客,他们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4、巨额资产当然,刘建宽的权力寻租回报很高。为了感谢刘的关照,受到恩惠的商人也深知投桃报李的道理。

申爱虎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由申爱虎出资,在刘建宽的老家涟源市安平镇田新山村,违规建造了价值约600万元的豪华别墅一栋。为了规避法纪监管,申爱虎先将建房款转到刘建宽的外甥刘彬的账户上,然后由刘彬去花费这笔资金。相关证据表明,申爱虎仅给刘彬在建行开设的账户,就分两次汇入了206万元的资金。

刘建宽老家的豪华别墅

后来,在媒体的报道之后,申爱虎为逃避侦查,赶紧注销了该账户。此事经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浪网等多家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网络热议,湖南省纪委介入调查,但最后却不了了之。

刘建宽买通湖南省纪委的调查人员弄虚作假,并为其写文章掩盖丑闻,此举遭到了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质疑。

另有可靠的信源显示,刘建宽的儿子刘之在北京购置有价值近千万元的房子和100万元的跑车一辆。而刘之本人,目前为无业状态,其巨额的资金来源令人生疑。

此外,刘建宽在长沙的住房及红木家具也是由申爱虎出资购买,红木家具价值约200万元。

建别墅时,红木原木由申爱虎安排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防城港皇家公司后勤主管赵又新,从广西凭祥、东兴市购买,并千里迢迢送至刘建宽在湖南的老家涟源市。

武胜大酒店

有举报人提供的信息还表明,刘建宽通过其子刘之持股的方式,在娄底娄星区投资建设了一栋酒店,名为伍胜大酒店,总面积1万多平米,价值上亿。


颜跃明为什么死磕刘建宽?(中) 罗定房企涉嫌诈骗,被抓老板愿退款合伙人却力图撇清关系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