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好文互联网最深的套路 , 在58同城转转上!

互联网最深的套路 , 在58同城转转上!

读者投稿 01-25 17:30 239次浏览 0条评论

一部1490元购进的新AirPods Pro耳机,在未拆封的情况下通过转转省心卖交易。平台估价860元,寄给平台质检后,竞拍成交价居然只有569元。

卖家李丽不理解为何[文]自己的耳机被如此压[章]价,更蹊跷的是,所[来]谓的竞拍成交价其实[自]还有很大的谈判空间[刀],而她的遭遇并非孤[笔]例。

我国二手电商发展已[吏]久,据相关统计,到[小]2020年行业用户[白]规模达1.82亿人[文],市场规模达374[章]5.5亿元,同比增[来]长44.2%。

虽然二手电商行业前[自]景广阔,但如果你有[刀]闲置物品出售,并且[笔]想卖出一个好价格,[吏]那最好降低预期。

高估价“套路”多

在苹果10月12日[小]举办第二场秋季发布[白]会前,李丽决定卖掉[文]自己的AirPod[章]s Pr[来]o耳机。“要是发布[自]新耳机,我的该降价[刀]了”。

李丽的AirPod[笔]s耳机本是买来搭配[吏]自己的iPhone[小]使用,后来因为意外[白],iPhone换成[文]了华为,买来的耳机[章]就一直没拆封。当关[来]注到苹果发布会时,[自]便想尽快卖掉回血。[刀]


以前李丽在转转卖过[笔]电脑之类的商品,一[吏]直对这个平台印象不[小]错,所以转转成了她[白]卖耳机的首选。

但没想到,这次交易让她对转转的印象大转弯:之前的信任,竟是错付了。

问题出在一种名为“[文]省心卖”的交易模式[章]上。

这是转转推出的一种便利卖家的二手服务。据官方宣传,省心卖有多种好处:快速估价、免费取件、高价卖出、一秒到账,能实现“24小时必卖”。

一般个人之间的二手[来]交易,要消耗很长时[自]间,经历砍价、说明[刀]转手原因、问询使用[笔]情况等各种反复拉扯[吏],而转转省心卖则是[小]把平台的中介功能推[白]进一步,由平台托管[文]交易,让卖家省事,[章]加速商品流转。

具体过程,就是平台[来]先把卖家的商品取过[自]来,再通过拍卖的方[刀]式,帮卖家把商品卖[笔]出去,省去卖家跟买[吏]家的沟通。

对工作繁忙的李丽来[小]说,“省心”着实抓[白]住了她的痛点。

通过初步估价,她的[文]AirPods可以[章]卖860元,虽然也[来]亏了不少,但李丽觉[自]得勉强可以接受,便[刀]按照流程,由转转来[笔]免费取件。

没想到,转转收到耳[吏]机进一步验货后给出[小]的价格,比最初估价[白]又少了差不多200[文]块钱,所谓的“竞拍[章]成交价”只有569[来]元。

原来转转在进一步质[自]检后指出,耳机“右[刀]耳有杂音”。

对此李丽不能认可:明明是没拆开的新耳机,怎么会有问题?因此选择了拒绝接受,要求转转寄回耳机。

没过多久,转转客服[笔]打来电话,再三强调[吏]耳机的质量问题,最[小]后表示可以找领导沟[白]通,申请再给一些平[文]台补贴价。

很快客服来电,说申[章]请到了近100元的[来]平台补贴。李丽发现[自],总卖价仍只有70[刀]0多元,距离当初平[笔]台860元的估价太[吏]远,再次拒绝。

不久后,转转客服再[小]次来电,声称平台补[白]贴没法再给了,但可[文]以通过微信转账再支[章]付一些钱,最终总计[来]800元。

这个交易过程让李丽[自]突然看不懂转转省心[刀]卖了。一是所谓的“[笔]竞拍成交价”为什么[吏]和平台估价差那么多[小];二是如果真有第三[白]方买家,转转客服为[文]什么能请示领导后,[章]接连两次给予大幅的[来]平台补贴。

二手商品交易,是投诉重灾区。这个过程里,一般认为买家遭遇问题较多,但实际买卖双方都曾遭遇困扰。

在黑猫投诉平台,无论闲鱼还是转转,都有超过4万条相关信息。而在微博和知乎这类网络社区,反馈二手交易问题的例子比比皆是。

身在深圳的何伦,遭[自]遇了跟李丽类似的问[刀]题。使用转转保卖([笔]“省心卖”的另一个[吏]名字)服务,何伦出[小]掉了自己的2020[白]版iPad&nbs[文]p;Pro,但卖完[章]感觉亏掉了七八百元[来]

本来为了图省事省心[自],何伦已经降低了交[刀]易预期,但不仅成交[笔]价让他愤愤不平,交[吏]易过程更让他越想越[小]气。

这笔交易发生在一年[白]前。何伦的iPad[文]为256G内存版本[章],从电商平台以活动[来]价购入,本想着用来[自]做笔记,但买来一个[刀]月,一直用不习惯,[笔]便想转卖回血。

据何伦回忆,当时这[吏]款iPad在二手市[小]场的价格一般是57[白]00元到5800元[文],而他的iPad在[章]转转估价3700多[来]元。这个价格显然没[自]有吸引力,不过平台[刀]提示,将以此基础进[笔]行拍卖,何伦决定试[吏]一试。

但如果参与了拍卖,[小]拍卖成交确定价格后[白],商品将会直接由平[文]台寄给买家。成交价[章]会在转转估价之上,[来]上浮多少无法确定。[自]

最终这款iPad成[刀]交价仅5166元,[笔]之后,平台“还扣了[吏]150元手续费”。[小]


价格不如意,更让何伦气愤的是,商品拍卖过程完全不透明。无法看到拍卖者的出价,搞得自己“几个小时胆战心惊”。何伦曾想停止交易,却被告知拍卖无法退出。

这让他感觉自己被平[白]台“绑架”了。“强[文]买强卖”,何伦总结[章]

同时他还怀疑,所谓[来]拍卖是“左手倒右手[自]”,真正的买家其实[刀]是平台自己。怀疑的[笔]理由,一方面在于拍[吏]卖过程不透明,另外[小],转转设置了参与竞[白]拍省心卖商品的条件[文],对一般买家存在门[章]槛。

市界从转转客服处了[来]解,此前要想拍卖省[自]心卖或保卖的商品,[刀]需要先具备买家资质[笔]。而要获得这种资质[吏],需要先卖掉六件适[小]用于省心卖服务的商[白]品,比如手机、平板[文]电脑、智能手表等。[章]

能卖够六件这类电子产品的一般消费者并不多。于是何伦怀疑,参与拍卖的,要么是专业二手贩子,要么就是平台自己。

更有其他使用过转转[来]保卖的用户反馈,自[自]己的iPhone手[刀]机在被低价拍卖后,[笔]仅隔几分钟,就被人[吏]挂出来转卖。而拍走[小]他手机的,正是一个[白]“倒卖手机的账号”[文]

“有没有压低我的手[章]机成色?被二手贩子[来]低价拍走,高价贩卖[自],中间是否有猫腻?[刀]这只能智者见智了。[笔]


转转盈利困局

在2020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时任闲鱼CEO的闻仲表示:闲鱼模式离钱比较近,但是离赚钱比较远。

现在业界一个主流论[吏]点是,闲鱼存在的价[小]值,主要是收集用户[白]数据,丰富用户画像[文],为阿里巴巴其他电[章]商提供服务,以及为[来]淘宝天猫导流。


闲鱼依附于阿里巴巴[自]生态,即便不能盈利[刀]也能实现价值。

但对转转来说,它没有可以为其输血的靠山,盈利难题就是必须跨越的障碍。

二手电商的盈利问题[笔],可能是催生上述投[吏]诉的根本原因。

二手电商平台盈利并[小]不容易。

一手电商交易,平台[白]方可以向卖家收取技[文]术服务费、广告营销[章]费用等,因为淘宝、[来]天猫的卖家有持续的[自]货品进行销售。

但对二手电商平台来说,卖家主要是个人消费者,几乎不可能为了卖掉自己的闲置物品而花钱推广。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指出,综合类二手电商平台,要真正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么往垂直类目走,要么就是综合平台做模式创新”。

垂类电商,能够更高[刀]效地处理商品,做出[笔]利润。比如聚焦古旧[吏]书交易的孔夫子旧书[小]网,在2016年实[白]现交易额超5亿元,[文]利润上千万元。

但对综合电商平台来[章]说,各类商品的处理[来]要复杂得多。对转转[自]而言,其实也进行过[刀]垂直类目的探索,只[笔]是这种探索并不顺利[吏]

2019年,炒鞋盛[小]行。转转推出新的平[白]台“切克”,可受限[文]于供应链短板等原因[章],最终从大众眼中消[来]失。

2020年5月,转[自]转与二手手机B2C[刀]平台“找靓机”合并[笔],又开始向二手3C[吏]产品聚焦。

3C产品单价较高,[小]相对衣服鞋帽之类二[白]手商品,标准化程度[文]也更高,更便于处理[章]和定价。同时3C产[来]品市场规模更大。

转转保卖与省心卖,[自]便是聚焦3C产品的[刀]服务。不过这个更有[笔]前景的市场,面对的[吏]竞争也更为激烈。

转转官方报告显示,2020年9月,转转集团的手机日收货量突破1.1万单,而专注于二手3C产品又背靠京东的爱回收,在2020年交易的消费品约有2360万件。


前文两个关于转转投[小]诉的具体案例,恰恰[白]与转转向3C领域的[文]聚焦有关。他们都吐[章]槽平台交易价格过低[来],甚至怀疑是平台买[自]下了自己的二手商品[刀],做起了二道贩子。[笔]

实际上,只有高估价、低成交,才能同时吸引买卖双方参与交易。而通过力推省心卖服务,转转能从中获利。

据转转客服介绍,这[吏]一过程中,平台会收[小]取买家方面的服务费[白]。何伦的例子则证实[文],转转还曾想办法从[章]卖家手中赚一笔。

可惜这些利润的获取[来],伤害到对平台更有[自]价值的事情,那就是[刀]用户的信任。

据艾媒咨询统计,当[笔]下网民不愿意使用二[吏]手平台的最主要原因[小]之一,就是因为假货[白]太多产生的不信任感[文]。在2018年,整[章]个二手电商行业还曾[来]因虚假伪劣、信息不[自]对称等经营痛点,遭[刀]遇发展瓶颈。

能否争取用户的信任[笔],是二手电商平台发[吏]展的关键。就转转省[小]心卖模式而言,因为[白]拍卖模式的不透明,[文]产品估价和成交价格[章]存在较大偏差,感觉[来]吃亏的卖家们很难对[自]平台保持信任。

图片上传中....[刀]..

二手电商不是个好生意


除了盈利困难,如果[笔]整体评估二手电商的[吏]生意模式,则投诉频[小]发,还有更为根本的[白]原因。

方融科技高级工程师周迪认为,二手电商不受市场监管、产品检测、3C认证等一系列的监管,不需要生产许可证和其他相关的资质,势必不可能像普通电商一样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规范。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博导崔丽丽更是直接表示,买卖双方诚信问题,商品描述与真实情况之间的差异,很难做到高度吻合。在二手交易中,“买家应该降低预期。”

买家要降低预期,卖[文]家也是如此。但要想[章]在今后的市场立足,[来]二手电商平台必须争[自]取让买卖双方都能满[刀]意。

国内二手电商至今也[笔]有近二十年的历史。[吏]

国内最早二手交易网[小]站,是前文提到的孔[白]夫子旧书网,创立时[文]间在2002年。之[章]后经过十五年的探索[来],到2014年,综[自]合类电商平台逐渐崛[刀]起,一系列垂直类二[笔]手交易平台相继成立[吏],二手电商生意才开[小]始快速发展。


国内最大的综合类二[白]手电商平台,无疑是[文]2014年诞生的闲[章]鱼。

当时淘宝调查得出,[来]98%的网购者都有[自]闲置物品,不过大部[刀]分用户认为卖闲置物[笔]品很麻烦,而小半用[吏]户不清楚应该去哪里[小]卖。

闲鱼的诞生,给了解[白]决这些需求一个渠道[文]

而闲鱼诞生背后,则是国内消费潮流的转变。

1975开始,日本[章]经济进入第三消费时[来]代,消费趋势呈现过[自]度化与个人化的特点[刀],大众从耐用消费品[笔]消费,转向高频次与[吏]高质量消费。

2005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日本进入到第四消费时代,大众消费从追求名牌到追求简单、休闲,社会共享和环保意识增强。相应的,二手交易成为潮流。

闲鱼诞生的2014[小]年,中国也进入到第[白]三消费社会阶段,消[文]费者更加注重个人需[章]求,想要得到更高的[来]物质和精神享受。

过度消费必然催生大[自]量闲置物品,消费心[刀]理也必将逐渐趋于理[笔]性。

现在,正是二手电商的高速发展期。

2021年,《“十[吏]四五”循环经济发展[小]规划》等利好二手交[白]易的相关政策相继出[文]台,给国内二手电商[章]行业创造了发展契机[来]

据网经社大数据平台[自]“电数宝”统计,2[刀]021年上半年,二[笔]手电商行业(不含二[吏]手车市场)融资金额[小]超57.5亿元。

二手交易开始越来越[白]受年轻人欢迎。截至[文]2020年,闲鱼用[章]户数达到3亿,其中[来]以90后年轻用户为[自]主。

如果不考虑心理障碍[刀],那么二手商品往往[笔]会比一手商品有更高[吏]的性价比。对善于过[小]日子的网民来说,买[白]卖二手的潮流势必兴[文]盛。

闲鱼GMV在202[章]0财年已经达到20[来]00亿元,预计新一[自]年里达到5000亿[刀]元。由此可以反映行[笔]业对二手电商发展的[吏]信心。

但对转转来说,要把[小]握这种行业机遇不容[白]易。

它没有像阿里巴巴一[文]样的电商生态可以依[章]附,也不像爱回收一[来]样长期聚焦二手3C[自]产品积攒势能,反而[刀]在争取用户信任方面[笔],长期存在疏漏。

类似高估价、低成交[吏],并非它近一两年的[小]问题。对感觉被欺骗[白]的用户来说,有的已[文]经转身离开,再不回[章]来。

据市界了解,目前转转的保卖、省心卖服务更新了政策,其客服表示,卖家商品将陆续变更为平台回收。不过在当下软件的“省心快卖”相关介绍中,仍以“不直面买家,平台托管交易更放心”为宣传点。

何伦对此用一个"doge"表情包吐槽。他说,自己认栽了。不过他已经把亲身经历拿出来,告诫全公司同事



作者:郑荣南
链接:https://xueqiu.com/2684655177/209809528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一部1490元购进的新AirPods Pro耳机,在未拆封的情况下通过转转省心卖交易。平台估价860元,寄给平台质检后,竞拍成交价居然只有569元。

卖家李丽不理解为何[来]自己的耳机被如此压[自]价,更蹊跷的是,所[刀]谓的竞拍成交价其实[笔]还有很大的谈判空间[吏],而她的遭遇并非孤[小]例。

我国二手电商发展已[白]久,据相关统计,到[文]2020年行业用户[章]规模达1.82亿人[来],市场规模达374[自]5.5亿元,同比增[刀]长44.2%。

虽然二手电商行业前[笔]景广阔,但如果你有[吏]闲置物品出售,并且[小]想卖出一个好价格,[白]那最好降低预期。

高估价“套路”多

在苹果10月12日[文]举办第二场秋季发布[章]会前,李丽决定卖掉[来]自己的AirPod[自]s Pr[刀]o耳机。“要是发布[笔]新耳机,我的该降价[吏]了”。

李丽的AirPod[小]s耳机本是买来搭配[白]自己的iPhone[文]使用,后来因为意外[章],iPhone换成[来]了华为,买来的耳机[自]就一直没拆封。当关[刀]注到苹果发布会时,[笔]便想尽快卖掉回血。[吏]


以前李丽在转转卖过[小]电脑之类的商品,一[白]直对这个平台印象不[文]错,所以转转成了她[章]卖耳机的首选。

但没想到,这次交易让她对转转的印象大转弯:之前的信任,竟是错付了。

问题出在一种名为“[来]省心卖”的交易模式[自]上。

这是转转推出的一种便利卖家的二手服务。据官方宣传,省心卖有多种好处:快速估价、免费取件、高价卖出、一秒到账,能实现“24小时必卖”。

一般个人之间的二手[刀]交易,要消耗很长时[笔]间,经历砍价、说明[吏]转手原因、问询使用[小]情况等各种反复拉扯[白],而转转省心卖则是[文]把平台的中介功能推[章]进一步,由平台托管[来]交易,让卖家省事,[自]加速商品流转。

具体过程,就是平台[刀]先把卖家的商品取过[笔]来,再通过拍卖的方[吏]式,帮卖家把商品卖[小]出去,省去卖家跟买[白]家的沟通。

对工作繁忙的李丽来[文]说,“省心”着实抓[章]住了她的痛点。

通过初步估价,她的[来]AirPods可以[自]卖860元,虽然也[刀]亏了不少,但李丽觉[笔]得勉强可以接受,便[吏]按照流程,由转转来[小]免费取件。

没想到,转转收到耳[白]机进一步验货后给出[文]的价格,比最初估价[章]又少了差不多200[来]块钱,所谓的“竞拍[自]成交价”只有569[刀]元。

原来转转在进一步质[笔]检后指出,耳机“右[吏]耳有杂音”。

对此李丽不能认可:明明是没拆开的新耳机,怎么会有问题?因此选择了拒绝接受,要求转转寄回耳机。

没过多久,转转客服[小]打来电话,再三强调[白]耳机的质量问题,最[文]后表示可以找领导沟[章]通,申请再给一些平[来]台补贴价。

很快客服来电,说申[自]请到了近100元的[刀]平台补贴。李丽发现[笔],总卖价仍只有70[吏]0多元,距离当初平[小]台860元的估价太[白]远,再次拒绝。

不久后,转转客服再[文]次来电,声称平台补[章]贴没法再给了,但可[来]以通过微信转账再支[自]付一些钱,最终总计[刀]800元。

这个交易过程让李丽[笔]突然看不懂转转省心[吏]卖了。一是所谓的“[小]竞拍成交价”为什么[白]和平台估价差那么多[文];二是如果真有第三[章]方买家,转转客服为[来]什么能请示领导后,[自]接连两次给予大幅的[刀]平台补贴。

二手商品交易,是投诉重灾区。这个过程里,一般认为买家遭遇问题较多,但实际买卖双方都曾遭遇困扰。

在黑猫投诉平台,无论闲鱼还是转转,都有超过4万条相关信息。而在微博和知乎这类网络社区,反馈二手交易问题的例子比比皆是。

身在深圳的何伦,遭[笔]遇了跟李丽类似的问[吏]题。使用转转保卖([小]“省心卖”的另一个[白]名字)服务,何伦出[文]掉了自己的2020[章]版iPad&nbs[来]p;Pro,但卖完[自]感觉亏掉了七八百元[刀]

本来为了图省事省心[笔],何伦已经降低了交[吏]易预期,但不仅成交[小]价让他愤愤不平,交[白]易过程更让他越想越[文]气。

这笔交易发生在一年[章]前。何伦的iPad[来]为256G内存版本[自],从电商平台以活动[刀]价购入,本想着用来[笔]做笔记,但买来一个[吏]月,一直用不习惯,[小]便想转卖回血。

据何伦回忆,当时这[白]款iPad在二手市[文]场的价格一般是57[章]00元到5800元[来],而他的iPad在[自]转转估价3700多[刀]元。这个价格显然没[笔]有吸引力,不过平台[吏]提示,将以此基础进[小]行拍卖,何伦决定试[白]一试。

但如果参与了拍卖,[文]拍卖成交确定价格后[章],商品将会直接由平[来]台寄给买家。成交价[自]会在转转估价之上,[刀]上浮多少无法确定。[笔]

最终这款iPad成[吏]交价仅5166元,[小]之后,平台“还扣了[白]150元手续费”。[文]


价格不如意,更让何伦气愤的是,商品拍卖过程完全不透明。无法看到拍卖者的出价,搞得自己“几个小时胆战心惊”。何伦曾想停止交易,却被告知拍卖无法退出。

这让他感觉自己被平[章]台“绑架”了。“强[来]买强卖”,何伦总结[自]

同时他还怀疑,所谓[刀]拍卖是“左手倒右手[笔]”,真正的买家其实[吏]是平台自己。怀疑的[小]理由,一方面在于拍[白]卖过程不透明,另外[文],转转设置了参与竞[章]拍省心卖商品的条件[来],对一般买家存在门[自]槛。

市界从转转客服处了[刀]解,此前要想拍卖省[笔]心卖或保卖的商品,[吏]需要先具备买家资质[小]。而要获得这种资质[白],需要先卖掉六件适[文]用于省心卖服务的商[章]品,比如手机、平板[来]电脑、智能手表等。[自]

能卖够六件这类电子产品的一般消费者并不多。于是何伦怀疑,参与拍卖的,要么是专业二手贩子,要么就是平台自己。

更有其他使用过转转[刀]保卖的用户反馈,自[笔]己的iPhone手[吏]机在被低价拍卖后,[小]仅隔几分钟,就被人[白]挂出来转卖。而拍走[文]他手机的,正是一个[章]“倒卖手机的账号”[来]

“有没有压低我的手[自]机成色?被二手贩子[刀]低价拍走,高价贩卖[笔],中间是否有猫腻?[吏]这只能智者见智了。[小]


转转盈利困局

在2020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时任闲鱼CEO的闻仲表示:闲鱼模式离钱比较近,但是离赚钱比较远。

现在业界一个主流论[白]点是,闲鱼存在的价[文]值,主要是收集用户[章]数据,丰富用户画像[来],为阿里巴巴其他电[自]商提供服务,以及为[刀]淘宝天猫导流。


闲鱼依附于阿里巴巴[笔]生态,即便不能盈利[吏]也能实现价值。

但对转转来说,它没有可以为其输血的靠山,盈利难题就是必须跨越的障碍。

二手电商的盈利问题[小],可能是催生上述投[白]诉的根本原因。

二手电商平台盈利并[文]不容易。

一手电商交易,平台[章]方可以向卖家收取技[来]术服务费、广告营销[自]费用等,因为淘宝、[刀]天猫的卖家有持续的[笔]货品进行销售。

但对二手电商平台来说,卖家主要是个人消费者,几乎不可能为了卖掉自己的闲置物品而花钱推广。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指出,综合类二手电商平台,要真正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么往垂直类目走,要么就是综合平台做模式创新”。

垂类电商,能够更高[吏]效地处理商品,做出[小]利润。比如聚焦古旧[白]书交易的孔夫子旧书[文]网,在2016年实[章]现交易额超5亿元,[来]利润上千万元。

但对综合电商平台来[自]说,各类商品的处理[刀]要复杂得多。对转转[笔]而言,其实也进行过[吏]垂直类目的探索,只[小]是这种探索并不顺利[白]

2019年,炒鞋盛[文]行。转转推出新的平[章]台“切克”,可受限[来]于供应链短板等原因[自],最终从大众眼中消[刀]失。

2020年5月,转[笔]转与二手手机B2C[吏]平台“找靓机”合并[小],又开始向二手3C[白]产品聚焦。

3C产品单价较高,[文]相对衣服鞋帽之类二[章]手商品,标准化程度[来]也更高,更便于处理[自]和定价。同时3C产[刀]品市场规模更大。

转转保卖与省心卖,[笔]便是聚焦3C产品的[吏]服务。不过这个更有[小]前景的市场,面对的[白]竞争也更为激烈。

转转官方报告显示,2020年9月,转转集团的手机日收货量突破1.1万单,而专注于二手3C产品又背靠京东的爱回收,在2020年交易的消费品约有2360万件。


前文两个关于转转投[文]诉的具体案例,恰恰[章]与转转向3C领域的[来]聚焦有关。他们都吐[自]槽平台交易价格过低[刀],甚至怀疑是平台买[笔]下了自己的二手商品[吏],做起了二道贩子。[小]

实际上,只有高估价、低成交,才能同时吸引买卖双方参与交易。而通过力推省心卖服务,转转能从中获利。

据转转客服介绍,这[白]一过程中,平台会收[文]取买家方面的服务费[章]。何伦的例子则证实[来],转转还曾想办法从[自]卖家手中赚一笔。

可惜这些利润的获取[刀],伤害到对平台更有[笔]价值的事情,那就是[吏]用户的信任。

据艾媒咨询统计,当[小]下网民不愿意使用二[白]手平台的最主要原因[文]之一,就是因为假货[章]太多产生的不信任感[来]。在2018年,整[自]个二手电商行业还曾[刀]因虚假伪劣、信息不[笔]对称等经营痛点,遭[吏]遇发展瓶颈。

能否争取用户的信任[小],是二手电商平台发[白]展的关键。就转转省[文]心卖模式而言,因为[章]拍卖模式的不透明,[来]产品估价和成交价格[自]存在较大偏差,感觉[刀]吃亏的卖家们很难对[笔]平台保持信任。

图片上传中....[吏]..

二手电商不是个好生意


除了盈利困难,如果[小]整体评估二手电商的[白]生意模式,则投诉频[文]发,还有更为根本的[章]原因。

方融科技高级工程师周迪认为,二手电商不受市场监管、产品检测、3C认证等一系列的监管,不需要生产许可证和其他相关的资质,势必不可能像普通电商一样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规范。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博导崔丽丽更是直接表示,买卖双方诚信问题,商品描述与真实情况之间的差异,很难做到高度吻合。在二手交易中,“买家应该降低预期。”

买家要降低预期,卖[来]家也是如此。但要想[自]在今后的市场立足,[刀]二手电商平台必须争[笔]取让买卖双方都能满[吏]意。

国内二手电商至今也[小]有近二十年的历史。[白]

国内最早二手交易网[文]站,是前文提到的孔[章]夫子旧书网,创立时[来]间在2002年。之[自]后经过十五年的探索[刀],到2014年,综[笔]合类电商平台逐渐崛[吏]起,一系列垂直类二[小]手交易平台相继成立[白],二手电商生意才开[文]始快速发展。


国内最大的综合类二[章]手电商平台,无疑是[来]2014年诞生的闲[自]鱼。

当时淘宝调查得出,[刀]98%的网购者都有[笔]闲置物品,不过大部[吏]分用户认为卖闲置物[小]品很麻烦,而小半用[白]户不清楚应该去哪里[文]卖。

闲鱼的诞生,给了解[章]决这些需求一个渠道[来]

而闲鱼诞生背后,则是国内消费潮流的转变。

1975开始,日本[自]经济进入第三消费时[刀]代,消费趋势呈现过[笔]度化与个人化的特点[吏],大众从耐用消费品[小]消费,转向高频次与[白]高质量消费。

2005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日本进入到第四消费时代,大众消费从追求名牌到追求简单、休闲,社会共享和环保意识增强。相应的,二手交易成为潮流。

闲鱼诞生的2014[文]年,中国也进入到第[章]三消费社会阶段,消[来]费者更加注重个人需[自]求,想要得到更高的[刀]物质和精神享受。

过度消费必然催生大[笔]量闲置物品,消费心[吏]理也必将逐渐趋于理[小]性。

现在,正是二手电商的高速发展期。

2021年,《“十[白]四五”循环经济发展[文]规划》等利好二手交[章]易的相关政策相继出[来]台,给国内二手电商[自]行业创造了发展契机[刀]

据网经社大数据平台[笔]“电数宝”统计,2[吏]021年上半年,二[小]手电商行业(不含二[白]手车市场)融资金额[文]超57.5亿元。

二手交易开始越来越[章]受年轻人欢迎。截至[来]2020年,闲鱼用[自]户数达到3亿,其中[刀]以90后年轻用户为[笔]主。

如果不考虑心理障碍[吏],那么二手商品往往[小]会比一手商品有更高[白]的性价比。对善于过[文]日子的网民来说,买[章]卖二手的潮流势必兴[来]盛。

闲鱼GMV在202[自]0财年已经达到20[刀]00亿元,预计新一[笔]年里达到5000亿[吏]元。由此可以反映行[小]业对二手电商发展的[白]信心。

但对转转来说,要把[文]握这种行业机遇不容[章]易。

它没有像阿里巴巴一[来]样的电商生态可以依[自]附,也不像爱回收一[刀]样长期聚焦二手3C[笔]产品积攒势能,反而[吏]在争取用户信任方面[小],长期存在疏漏。

类似高估价、低成交[白],并非它近一两年的[文]问题。对感觉被欺骗[章]的用户来说,有的已[来]经转身离开,再不回[自]来。

据市界了解,目前转转的保卖、省心卖服务更新了政策,其客服表示,卖家商品将陆续变更为平台回收。不过在当下软件的“省心快卖”相关介绍中,仍以“不直面买家,平台托管交易更放心”为宣传点。

何伦对此用一个"doge"表情包吐槽。他说,自己认栽了。不过他已经把亲身经历拿出来,告诫全公司同事



作者:郑荣南
链接:https://xueqiu.com/2684655177/209809528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一部1490元购进的新AirPods Pro耳机,在未拆封的情况下通过转转省心卖交易。平台估价860元,寄给平台质检后,竞拍成交价居然只有569元。

卖家李丽不理解为何自己的耳机被如此压价,更蹊跷的是,所谓的竞拍成交价其实还有很大的谈判空间,而她的遭遇并非孤例。

我国二手电商发展已久,据相关统计,到2020年行业用户规模达1.82亿人,市场规模达3745.5亿元,同比增长44.2%。

虽然二手电商行业前景广阔,但如果你有闲置物品出售,并且想卖出一个好价格,那最好降低预期。

高估价“套路”多

在苹果10月12日举办第二场秋季发布会前,李丽决定卖掉自己的AirPods Pro耳机。“要是发布新耳机,我的该降价了”。

李丽的AirPods耳机本是买来搭配自己的iPhone使用,后来因为意外,iPhone换成了华为,买来的耳机就一直没拆封。当关注到苹果发布会时,便想尽快卖掉回血。


以前李丽在转转卖过电脑之类的商品,一直对这个平台印象不错,所以转转成了她卖耳机的首选。

但没想到,这次交易让她对转转的印象大转弯:之前的信任,竟是错付了。

问题出在一种名为“省心卖”的交易模式上。

这是转转推出的一种便利卖家的二手服务。据官方宣传,省心卖有多种好处:快速估价、免费取件、高价卖出、一秒到账,能实现“24小时必卖”。

一般个人之间的二手交易,要消耗很长时间,经历砍价、说明转手原因、问询使用情况等各种反复拉扯,而转转省心卖则是把平台的中介功能推进一步,由平台托管交易,让卖家省事,加速商品流转。

具体过程,就是平台先把卖家的商品取过来,再通过拍卖的方式,帮卖家把商品卖出去,省去卖家跟买家的沟通。

对工作繁忙的李丽来说,“省心”着实抓住了她的痛点。

通过初步估价,她的AirPods可以卖860元,虽然也亏了不少,但李丽觉得勉强可以接受,便按照流程,由转转来免费取件。

没想到,转转收到耳机进一步验货后给出的价格,比最初估价又少了差不多200块钱,所谓的“竞拍成交价”只有569元。

原来转转在进一步质检后指出,耳机“右耳有杂音”。

对此李丽不能认可:明明是没拆开的新耳机,怎么会有问题?因此选择了拒绝接受,要求转转寄回耳机。

没过多久,转转客服打来电话,再三强调耳机的质量问题,最后表示可以找领导沟通,申请再给一些平台补贴价。

很快客服来电,说申请到了近100元的平台补贴。李丽发现,总卖价仍只有700多元,距离当初平台860元的估价太远,再次拒绝。

不久后,转转客服再次来电,声称平台补贴没法再给了,但可以通过微信转账再支付一些钱,最终总计800元。

这个交易过程让李丽突然看不懂转转省心卖了。一是所谓的“竞拍成交价”为什么和平台估价差那么多;二是如果真有第三方买家,转转客服为什么能请示领导后,接连两次给予大幅的平台补贴。

二手商品交易,是投诉重灾区。这个过程里,一般认为买家遭遇问题较多,但实际买卖双方都曾遭遇困扰。

在黑猫投诉平台,无论闲鱼还是转转,都有超过4万条相关信息。而在微博和知乎这类网络社区,反馈二手交易问题的例子比比皆是。

身在深圳的何伦,遭遇了跟李丽类似的问题。使用转转保卖(“省心卖”的另一个名字)服务,何伦出掉了自己的2020版iPad Pro,但卖完感觉亏掉了七八百元。

本来为了图省事省心,何伦已经降低了交易预期,但不仅成交价让他愤愤不平,交易过程更让他越想越气。

这笔交易发生在一年前。何伦的iPad为256G内存版本,从电商平台以活动价购入,本想着用来做笔记,但买来一个月,一直用不习惯,便想转卖回血。

据何伦回忆,当时这款iPad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一般是5700元到5800元,而他的iPad在转转估价3700多元。这个价格显然没有吸引力,不过平台提示,将以此基础进行拍卖,何伦决定试一试。

但如果参与了拍卖,拍卖成交确定价格后,商品将会直接由平台寄给买家。成交价会在转转估价之上,上浮多少无法确定。

最终这款iPad成交价仅5166元,之后,平台“还扣了150元手续费”。


价格不如意,更让何伦气愤的是,商品拍卖过程完全不透明。无法看到拍卖者的出价,搞得自己“几个小时胆战心惊”。何伦曾想停止交易,却被告知拍卖无法退出。

这让他感觉自己被平台“绑架”了。“强买强卖”,何伦总结。

同时他还怀疑,所谓拍卖是“左手倒右手”,真正的买家其实是平台自己。怀疑的理由,一方面在于拍卖过程不透明,另外,转转设置了参与竞拍省心卖商品的条件,对一般买家存在门槛。

市界从转转客服处了解,此前要想拍卖省心卖或保卖的商品,需要先具备买家资质。而要获得这种资质,需要先卖掉六件适用于省心卖服务的商品,比如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

能卖够六件这类电子产品的一般消费者并不多。于是何伦怀疑,参与拍卖的,要么是专业二手贩子,要么就是平台自己。

更有其他使用过转转保卖的用户反馈,自己的iPhone手机在被低价拍卖后,仅隔几分钟,就被人挂出来转卖。而拍走他手机的,正是一个“倒卖手机的账号”。

“有没有压低我的手机成色?被二手贩子低价拍走,高价贩卖,中间是否有猫腻?这只能智者见智了。”


转转盈利困局

在2020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时任闲鱼CEO的闻仲表示:闲鱼模式离钱比较近,但是离赚钱比较远。

现在业界一个主流论点是,闲鱼存在的价值,主要是收集用户数据,丰富用户画像,为阿里巴巴其他电商提供服务,以及为淘宝天猫导流。


闲鱼依附于阿里巴巴生态,即便不能盈利也能实现价值。

但对转转来说,它没有可以为其输血的靠山,盈利难题就是必须跨越的障碍。

二手电商的盈利问题,可能是催生上述投诉的根本原因。

二手电商平台盈利并不容易。

一手电商交易,平台方可以向卖家收取技术服务费、广告营销费用等,因为淘宝、天猫的卖家有持续的货品进行销售。

但对二手电商平台来说,卖家主要是个人消费者,几乎不可能为了卖掉自己的闲置物品而花钱推广。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指出,综合类二手电商平台,要真正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么往垂直类目走,要么就是综合平台做模式创新”。

垂类电商,能够更高效地处理商品,做出利润。比如聚焦古旧书交易的孔夫子旧书网,在2016年实现交易额超5亿元,利润上千万元。

但对综合电商平台来说,各类商品的处理要复杂得多。对转转而言,其实也进行过垂直类目的探索,只是这种探索并不顺利。

2019年,炒鞋盛行。转转推出新的平台“切克”,可受限于供应链短板等原因,最终从大众眼中消失。

2020年5月,转转与二手手机B2C平台“找靓机”合并,又开始向二手3C产品聚焦。

3C产品单价较高,相对衣服鞋帽之类二手商品,标准化程度也更高,更便于处理和定价。同时3C产品市场规模更大。

转转保卖与省心卖,便是聚焦3C产品的服务。不过这个更有前景的市场,面对的竞争也更为激烈。

转转官方报告显示,2020年9月,转转集团的手机日收货量突破1.1万单,而专注于二手3C产品又背靠京东的爱回收,在2020年交易的消费品约有2360万件。


前文两个关于转转投诉的具体案例,恰恰与转转向3C领域的聚焦有关。他们都吐槽平台交易价格过低,甚至怀疑是平台买下了自己的二手商品,做起了二道贩子。

实际上,只有高估价、低成交,才能同时吸引买卖双方参与交易。而通过力推省心卖服务,转转能从中获利。

据转转客服介绍,这一过程中,平台会收取买家方面的服务费。何伦的例子则证实,转转还曾想办法从卖家手中赚一笔。

可惜这些利润的获取,伤害到对平台更有价值的事情,那就是用户的信任。

据艾媒咨询统计,当下网民不愿意使用二手平台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假货太多产生的不信任感。在2018年,整个二手电商行业还曾因虚假伪劣、信息不对称等经营痛点,遭遇发展瓶颈。

能否争取用户的信任,是二手电商平台发展的关键。就转转省心卖模式而言,因为拍卖模式的不透明,产品估价和成交价格存在较大偏差,感觉吃亏的卖家们很难对平台保持信任。

图片上传中......

二手电商不是个好生意


除了盈利困难,如果整体评估二手电商的生意模式,则投诉频发,还有更为根本的原因。

方融科技高级工程师周迪认为,二手电商不受市场监管、产品检测、3C认证等一系列的监管,不需要生产许可证和其他相关的资质,势必不可能像普通电商一样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规范。

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博导崔丽丽更是直接表示,买卖双方诚信问题,商品描述与真实情况之间的差异,很难做到高度吻合。在二手交易中,“买家应该降低预期。”

买家要降低预期,卖家也是如此。但要想在今后的市场立足,二手电商平台必须争取让买卖双方都能满意。

国内二手电商至今也有近二十年的历史。

国内最早二手交易网站,是前文提到的孔夫子旧书网,创立时间在2002年。之后经过十五年的探索,到2014年,综合类电商平台逐渐崛起,一系列垂直类二手交易平台相继成立,二手电商生意才开始快速发展。


国内最大的综合类二手电商平台,无疑是2014年诞生的闲鱼。

当时淘宝调查得出,98%的网购者都有闲置物品,不过大部分用户认为卖闲置物品很麻烦,而小半用户不清楚应该去哪里卖。

闲鱼的诞生,给了解决这些需求一个渠道。

而闲鱼诞生背后,则是国内消费潮流的转变。

1975开始,日本经济进入第三消费时代,消费趋势呈现过度化与个人化的特点,大众从耐用消费品消费,转向高频次与高质量消费。

2005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日本进入到第四消费时代,大众消费从追求名牌到追求简单、休闲,社会共享和环保意识增强。相应的,二手交易成为潮流。

闲鱼诞生的2014年,中国也进入到第三消费社会阶段,消费者更加注重个人需求,想要得到更高的物质和精神享受。

过度消费必然催生大量闲置物品,消费心理也必将逐渐趋于理性。

现在,正是二手电商的高速发展期。

2021年,《“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等利好二手交易的相关政策相继出台,给国内二手电商行业创造了发展契机。

据网经社大数据平台“电数宝”统计,2021年上半年,二手电商行业(不含二手车市场)融资金额超57.5亿元。

二手交易开始越来越受年轻人欢迎。截至2020年,闲鱼用户数达到3亿,其中以90后年轻用户为主。

如果不考虑心理障碍,那么二手商品往往会比一手商品有更高的性价比。对善于过日子的网民来说,买卖二手的潮流势必兴盛。

闲鱼GMV在2020财年已经达到2000亿元,预计新一年里达到5000亿元。由此可以反映行业对二手电商发展的信心。

但对转转来说,要把握这种行业机遇不容易。

它没有像阿里巴巴一样的电商生态可以依附,也不像爱回收一样长期聚焦二手3C产品积攒势能,反而在争取用户信任方面,长期存在疏漏。

类似高估价、低成交,并非它近一两年的问题。对感觉被欺骗的用户来说,有的已经转身离开,再不回来。

据市界了解,目前转转的保卖、省心卖服务更新了政策,其客服表示,卖家商品将陆续变更为平台回收。不过在当下软件的“省心快卖”相关介绍中,仍以“不直面买家,平台托管交易更放心”为宣传点。

何伦对此用一个"doge"表情包吐槽。他说,自己认栽了。不过他已经把亲身经历拿出来,告诫全公司同事

聊骚的情话 正常进口成走私,案件主办者林壮森落马,王金顺案能否重见天日?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