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好文或涉烟草系统反腐风暴!神秘“香精女王”被查,3年抽水27亿,因何上位?

或涉烟草系统反腐风暴!神秘“香精女王”被查,3年抽水27亿,因何上位?

读者投稿 01-25 17:35 283次浏览 0条评论

欧派家居作为家居行业的龙头公司,近日却被多名前经销商实名举报称其涉嫌偷税漏税。据了解,多位欧派家居前经销商已经与欧派合作5年以上,但并未收到过增值税发票。

税务律师、注册会计[文]师菅峰表示,经销商[章]私对公转账的行为,[来]只要未开发票,就有[自]可能涉嫌漏缴增值税[刀]。一旦被认定为偷漏[笔]税,其面临的处罚就[吏]是补税、缴纳滞纳金[小]、还有按照应纳税额[白]的50%至3倍的罚[文]款。假如是故意行为[章],罚款幅度为50%[来]以上5倍以下。

此前欧派家居公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显示,其营收约为144.02亿元,同比增长47.99%,业绩大幅增长的背后或许与多位经销商反馈的“压货”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经销商有1300多家经销店关店,其中不乏有些经销商“倒戈”向对手。

此外,小编发现,欧派家居还曾陷入“贿赂”风波,而且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被消费者投诉,投诉量远超同行,还多次被监管部门点名批评。

欧派家居诸多问题背后或许与“压榨”经销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也就有了现在的几十位经销商实名举报。

多位经销商实名举报[自]偷税漏税

河南安阳的韩文河实名举报称,自己是2016年6月份加入的欧派家居,但是从加入至今,欧派家居只给开了对公的发票,对私的从来都没开过。无奈之下,韩文河将欧派家居投诉到了广东税务局,欧派家居这才将2016年到2020年的发票给开了。此次开具的发票金额在2000万左右。


韩文河还表示,全国[刀]经销商“不开票”现[笔]象“普遍存在”。“[吏]以河南省为例,河南[小]省安阳、鹤壁、内黄[白]、滑县、新乡、郑州[文]、洛阳等……都没开[章]。我做5年了,我们[来]之间都有很深的联系[自]。”

韩文河感叹道,“全[刀]国7000多家经销[笔]商合计有多少金额未[吏]开票?无法准确预估[小],但数字十分庞大。[白]

对于“偷税漏税”的问题,欧派家居在互动易上回复称,公司一直以来合法经营,诚信纳税,不存在偷税漏税情况。公司与经销商的所有交易往来均在当期增值税申报时进行了如实申报,未开票部分在申报时做了如实表述并依法缴纳了相关的税费,公司不存在违反会计准则和税收法律法规的行为。

然而,小编加入“欧派受害者联盟”中,除韩文河以外,又随机采访了群中几位经销商发现,大部分经销商都没收到过欧派家居的对私发票。


甘肃陇南的贾先生表示,自己之前是欧派的C级经销商,是从2013年开始和欧派家居合作的,2019年结束的,8年时间里差不多有800多万的销售额,仅在2016-2017年开过两次发票约200万,其余的销售额从来没收到过发票。

家住响水的孟先生称,自己是从2011年开始与欧派家居合作,前后10年的时间里,仅在2020年6月份自己成为一般纳税人之后,欧派家居给开过增值税发票,在2020年6月之前欧派从没开过发票。孟先生估算,从2011年至2020年6月份,至少有1000万的销售额没有给自己开过票。

甘肃的孙女士也是类似的情况,她表示自己是从2011与欧派家居开始合作的,那个时候经销商还是能赚到钱的,但是从欧派家居上市之后,经销商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孙女士表示自己前前后后在里面赔了400多万,房子都搭进去了,现在仓库里还有大量欧派的货,都没人要。关于税票的问题,孙女士表示自己这些年大概有1000多万的销售额,但是欧派家居只给自己开了200万的票。

没有给经销商开发票[文]是否就意味着偷税漏[章]税呢?

税务律师、注册会计师菅峰认为取决于该笔收入是否依法纳税,而非经销商个人账户打款到欧派家居账户的私对公行为。即便经销商个人账户打款到欧派家居账户,只要欧派家居将这笔款项确认为收入,欧派家居就会依法缴纳企业所得税。经销商没有开发票给公司,导致的结果是经销商没有依法缴纳增值税,但假如欧派家居增值税的纳税义务已经发生,即便不开发票,经销商也会依法缴纳增值税的。对欧派家居来说,由于经销商没有开票,即便确认这笔收入,但也无法抵扣增值税。因此,经销商私对公转账的行为,只要未开发票,就有可能涉嫌漏缴增值税。从这个意义上看,说欧派家居偷税漏税也是可以的。

菅峰表示,欧派家居给经销商一次性开了近5年的发票,这种行为只要有合同条款支持,也是合乎法律要求的。但如果没有合同条款的支持,显然不合理。假如纳税义务早已发生,现在补开发票,就应该可以罚款。但这种情况不能一概认为其存在着偷税漏税的情况,仅仅有这种偷漏税的可能性。

菅峰还表示,上述两[来]种行为,一旦被认定[自]为偷漏税,其面临的[刀]处罚就是补税、缴纳[笔]滞纳金、还有按照应[吏]纳税额的50%至3[小]倍的罚款。假如是故[白]意行为,罚款幅度为[文]50%以上5倍以下[章]




压货冲业绩&nbs[来]p;一年1300多[自]家经销店关店

据了解,欧派家居是以经销商专卖店为主,大宗业务、直营店和出口为辅的复合销售模式。截止目前,欧派家居经销门店超7000家。




来源:欧派家居半年[刀]

欧派家居半年报显示,经销店的收入为62.25亿元,占总营收的的76.65%,可以说经销商是欧派家居的核心支柱,如果经销商没了,欧派的业务可能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而此前欧派家居公布的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显示,其营收约为144.02亿元,同比增长47.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13亿元,同比增长45.73%。其中2021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约为62.02亿元,同比增长30.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1.01亿元,同比增长14.57%。

在房住不炒的基调下,欧派家居还能保持高速的增长或与经销商们提到的“压货和频繁装修”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韩文河表示自己2016年是通过招商部经理加入的欧派家居,当时的转让费就花了176万,签完字没多久大区经理就让强制让开第二个店(不开的话就罚款),新店又花了差不多100多万。两个店没开一年,欧派家居的大区经理又以总公司要开欧铂丽(欧派的新品牌)B级市场标配为由,又强制开了一家店,前后又投入了50多万。“2020年,我们这个大区新换了个大区经理,因为我有20平的经营面积不达标又让我重新装,如果不装一个月就交5万元的罚款,不交就写个自主转让协议。”

另外,韩文河还表示,自己在与欧派家居合作这几年,上面还总让压货,逢年过节都会压礼品,每次都是十几二十万。

除了韩文河,小编在采访其他几位欧派家居的前经销商时,发现“压货”和“频繁装修”的情况也都存在。

孟先生表示,欧派家居强制性要求自己三年一装修,每次全新装修就要几十万,而自己作为C3级经销商,挣都挣不了这么多。

对于压货问题,孟先[笔]生表示,如果不压货[吏],就会被淘汰。如果[小]将门店转给新的经销[白]商,所有的货包括装[文]修的费用都要打折,[章]货品打3折,装修如[来]果超过36个月装修[自]房就折旧完了。

孙女士反映,有一次[刀]欧派让自己压热水器[笔],将近20万的货品[吏],然而货刚收到一个[小]月,公司就通知这批[白]热水器要淘汰掉,现[文]在那些热水器还在自[章]己的仓库里。

靠着经销商,欧派家居这几年的业绩确实实现了大幅度的上涨,但是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栏目发现,尽管欧派家居在扩张,但是门店数量的关店数量也在大幅上涨,这或许意味着经销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据统计,2020年[来]末欧派橱柜有240[自]7家门店,较201[刀]9年增加了73家,[笔]经销商数量减少了6[吏]5个;欧派衣柜经销[小]商数量增加了58个[白],店面数量减少了2[文]0家。


其中2020年欧派[章]橱柜经销商门店新增[来]了468家,关闭了[自]395家;欧派衣柜[刀]新增了477家,关[笔]闭了497家。而在[吏]2019年之时,欧[小]派橱柜的关店数量为[白]268家,欧派衣柜[文]关店数量为339家[章],在2018年欧派[来]橱柜的关店数量为1[自]26家,欧派衣柜关[刀]店数量为仅44家。[笔]


环比来看,2020年欧派家居关店数量为1345家,2019年关店数量为893家,2018年为315家。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年欧派家居内部也出现了一些“动荡”,欧派家居在2017年3月28日IPO上市之后,还不到3个月的时间,时任欧派家居副董事长、总裁的张金良就递交了辞呈。

张金良属于欧派初创[吏]时期就陪伴企业一同[小]成长的元老级人物,[白]与姚良松、是北京航[文]天航空大学的同窗。[章]张金良见证了欧派从[来]无到有的过程,他的[自]离职当年震惊了整个[刀]家居圈。

另一位离职的高管是时任欧派家居营销副总裁的刘顺平,其在2019年11月离职,由杨鑫接任,不过杨鑫干了没多久也宣布了辞职,并于2021年6月,正式上任索菲亚营销副总裁。

众所周知,高层管理[笔]人员是一家公司的“[吏]定海神针”,高管的[小]频繁离职往往会对公[白]司内部造成很大的影[文]响。




曾陷“贿赂”风波

在家居行业,“贿赂[章]”、“回扣”等词语[来]并不少见,尤其是在[自]经销商和上游采购环[刀]节,“贿赂”和“回[笔]扣”成了“潜规则”[吏]

作为家居行业的头部公司,欧派家居也没有幸免,2015年12月25日,曾以“每月600元租住政府宿舍”著称的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案在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万庆良被控受贿1亿1125万余元。根据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共有十五个单位和个人牵涉万庆良受贿案。起诉书中指控,万庆良曾受贿欧派家居集团姚某某190万港元、人民币10万元购物卡。

据媒体报道,欧派家居橱柜事业部广西营销中心经理仵豪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索要巨额回扣。

另一位供应链管理中[小]心采购开发工程师([白]关键岗位)林某在任[文]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章]收取供应商回扣,且[来]数额巨大。

对于吃回扣、索贿的[自]现象,孙女士表示自[刀]己虽然没有直接送过[笔]礼,但是大区经理来[吏]了就得请吃饭,而且[小]非要住总统套间,车[白]接车送,“如果伺候[文]不好了就给你穿小鞋[章]。”




产品质量难保障&n[来]bsp;屡遭消费者[自]投诉

某投诉平台上,与欧派家居相关的投诉高达796条,投诉量远超同行业其他企业,投诉原因大多是装修交付时间长、产品质量差有刺激性气味。

消费者王先生投诉称[刀],衣柜还没开始用就[笔]已经变形,甚至将地[吏]脚线顶开,而且还有[小]刺鼻异味,售后联系[白]过几次,近期都联系[文]不上。


另一位消费者古先生在2021年11月份投诉称,买的欧派没有安装就出现一系列破损,工期拖了四个月仍未安装完毕。安装上的柜子还没正式使用就破碎,里面全是劣质木屑。承诺零醛板,检测机构现场检测是甲醛超标!他认为欧派家居严重欺骗消费者!打着大品牌旗号做损害老百姓健康和利益的恶行。


古先生投诉之后,虽然欧派家居安排相关人员上门查看,当时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事情至今也为解决。

王先生和古先生只是[章]众多消费者中的一员[来],在投诉平台上还有[自]790多条投诉。




多次被监管部门点名[刀]通报

除了与消费者产生维权纠纷以外,欧派家居也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和生产安全问题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消协等监管部门公开点名。

2020年8月15[笔]日,天津市消协发布[吏]2020年第1号消[小]费警示,点名曝光欧[白]派公司设计错误给消[文]费者造成损失却拒绝[章]赔偿的行为。8月1[来]9日天津市消协发出[自]《关于“欧派”公司[刀]整改的建议函》,要[笔]求该公司妥善解决个[吏]案消费者诉求,并从[小]确保不特定多数消费[白]者合法权益、维护品[文]牌形象的高度防微杜[章]渐,细化整改具体措[来]施。

2019年12月,欧派家居一店面被曝使用废止国家标准作为合同质量依据。

2018年9月2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2018年第3批食具消毒柜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不合格企业名单》,其中,欧派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派家居”)生产的“欧派ZTD105-A618嵌入式消毒柜”不合格。

2018年2月8日,上海市质监局发布的木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一款标称商标为“欧铂尼”、规格型号为“浪琴/苏香桐PWMA0001”、生产企业(标称)为“欧派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实木复合门不合格。

2017年12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通报,欧派家居生产的强力型吸油烟机多个项目不合格,标称生产单位为“广东欧派科技有限公司监制,制造商为中山市伊利莱电器有限公司”;另一款家用吸油烟机也被检测出不合格,标称生产单位为“广东欧派电器有限公司(监制),制造商为中山市美欧电器有限公司”。




后记

欧派家居创始人姚良松曾在在2020年新春讲话中表示:“企业得以生存的本质是不断迎合消费者,提供让消费者满意的产品或服务。消费者希望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消费者希望我们在哪里出现,我们就在哪里出现。我们要把欧派建设成最有效率、最有组织、最能迎合消费者的团队,我们竭尽所能,我们诚心诚意,我们使出浑身解数。”

然而现实却与欧派家居创始人所讲的恰恰相反,产品质量不仅常常被消费者频频质疑,被投诉量也远超同行,还经常被监管部门点名批评,而且业务依赖度极高的经销商们也开始“倒戈”甚至“讨伐”,就连昔日的大将也投身竞争对手公司。

在房住不炒的前提下,家居行业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作为行业内的龙头公司,欧派家居将如何度过此劫



作者:郑荣南
链接:https://xueqiu.com/2684655177/208075820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西藏首富、股市“抽水女王”突被调查!
1月24日,港股上市企业华宝国际、A股上市企业华宝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朱林瑶被立案调查。
身为华宝国际主席,朱林瑶创富故事鲜为人知,堪称“中国最神秘女富豪”之一。这位低调且神秘的四川辣妹子朱林瑶,其实是名副其实的“香精女王”,
不过,相比于“香精女王”,她“抽水女王”称号更为知名。该称号与其擅长资本运作有关,无论是减持还是增持,她都能精准地踩中时机,来到A股市场后,她又因大手笔分红引人瞩目。
不过,在此番朱林瑶突然被调查的背景下,华宝国际和华宝股份股价双双大跌。并且,在本身业绩就不甚理想的情况下,失去实控人的两家上市公司未来该何去何从?
01
华宝国际实控人被查
或涉湖南中烟反腐风暴
1月24日早间,华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宝国际”)在港交所公告称,其非全资附属公司华宝香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宝股份”)收到湖南省耒阳市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华宝国际主席、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及控股股东朱林瑶现因涉嫌违法接受立案调查。
华宝国际表示,直至该公告日期,公司并未获提供有关朱女士目前正接受调查所涉嫌违法事宜的性质的任何详情。集团的业务经营目前保持正常。
与此同时,华宝股份在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收到耒阳市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公告还表示,朱林瑶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消息出来后,港股华宝国际早盘马上闪崩,1分钟内股价大跌50%,截至1月24日收盘,华宝国际大跌66.53%,报4.86港元,总市值156.97亿港元,蒸发超300亿港元;A股华宝股份报35.12元,20%跌停,总市值216.3亿元。
证券时报采访业内人士表示,业内都在传朱林瑶案发,和去年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建福主动投案有关。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1年8月23日消息,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建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湖南省监委监察调查。
刘建福为湖南攸县人,1992年1月至2006 年10月,历任长沙卷烟厂科研开发中心副主任,副总工艺师兼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副主任,总工艺师兼技术中心副主任,副厂长,常务副厂长、党委委员;2006年10月至2015年9月,历任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2015年9月至今任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
刘建福和华宝国际的关联,可以追溯至2011年,当年3月29日,“湖南中烟/华宝集团联合重点实验室”在湖南长沙举行了揭牌仪式暨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刘建福作为湖南中烟总工程师和华宝集团总裁助理兼金叶控股董事长夏正林共同为联合重点实验室揭牌。
目前,朱林瑶被查还处于衡阳市下属耒阳市监察委员会调查阶段。
02
从四川辣妹到西藏首富
“香精女王”上位史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及自身的低调,朱林瑶并不为大众熟知。
身为华宝国际主席,朱林瑶从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她的创富故事鲜为人知,堪称“中国最神秘女富豪”之一。媒体曾这样形容朱林瑶,“背景很神秘,即便是将其列入百富榜的胡润本人也不甚了解。”
1970年出生于四川的朱林瑶,上学时就对贸易行业格外敏感,梦想着发家致富改变现状。在众多贸易中她发现香精香料业中隐藏的巨大商机。于是在1990年,朱林瑶在北京成立自己的第一家香精香料贸易公司,开始了自主创业。
有意思的是,因为香精生意,朱林瑶还收获了爱情。
比朱林瑶大7岁的林国文出生于广东,1989年,为继承亲属留下的财产,林国文移居至中国香港。从此,林国文开始在资本界大展拳脚。上世纪90年代,林国文投资2000万美元成立上海华宝公司。
将香精生意做到上海的朱林瑶,便与林国文结缘了。在一起奋斗的日子里,两人情愫暗生。爱上朱林瑶的林国文旋即与发妻离婚,迎娶了朱林瑶。婚后二人生下儿子林嘉宇。
婚后,朱林瑶林国文夫妻俩将各自名下的企业都合并到一起,组成了新的公司华宝集团,开启大规模的扩张,短短十年之内,就成为了国内最大的烟用香精生产商。林国文也随之退居幕后,将华宝所有业务交给朱林瑶打理。
而随着科普及禁烟运动的兴起,卷烟企业如果采取扩大产能、提升技术水平或降低生产成本等纯市场化的竞争手段,经营效果往往会大打折扣,因此,将产业链向上延伸、扩大营收渠道,如控制烟草生产基地、自建烟包印刷厂等,就成为各大卷烟企业扩张的主要方向。
出于这一判断,朱林瑶重新制定了与卷烟企业开展股权合作、合资设立香料香精生产企业的策略。
2001年7月,华宝集团与云南红塔集团合资设立云南天宏,华宝集团持股60%,红塔集团持股40%,现在云南天宏已成为红塔集团旗下各香烟品牌所用香精的主要供应商。
此外,“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朱林瑶也深谙这个道理。站稳脚跟后,她考虑到烟用香精市场不可能高速成长,于是把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确定为集团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2004年,华宝国际与上海孔雀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合资组建华宝孔雀,正式将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香料纳入事业版图。
随后,朱林瑶收购上海孔雀所持股份,全资拥有华宝孔雀,并将国内食用香精知名品牌“孔雀”收入囊中。2008年,华宝国际收购厦门琥珀香料有限公司51%的股权,又在日化香精业务方面取得新突破。
在成为国内最大香精香料企业后,朱林瑶便开始谋求上市。2004年,华宝集团在港交所借壳上市。港股上市后,朱林瑶身价倍增。在2008年的全球女富豪榜上,朱林瑶以140亿的身价位居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朱林瑶以201.7亿元身家排在榜单第230位,51岁的她是西藏唯一上榜的富豪。也正因此,朱林瑶成为西藏首富。
一个四川“辣妹”,在上海发家,公司香港上市,和西藏首富有什么关系?
这主要与朱林瑶将华宝国际部分业务分拆到A股上市有关。
2018年3月,华宝国际拆分的华宝股份在深交所上市,这家公司同样主要从事香精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就在上市前的2016年,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址从上海变更到西藏拉萨,随着华宝股份在资本市场的水涨船高,朱林瑶也一跃成为西藏首富。
03
擅长资本腾挪
被称为“抽水女王”
真正令朱林瑶扬名的并非其香精业务,而是她在资本市场上的腾挪之术,比起名字,她更广为人知的是外号“抽水女王”。
2004年,朱林瑶为了在资本市场“一展拳脚”,选中了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力特有限公司(下称“力特”)为壳。力特的主营业务为电脑相关产品,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管理层有意引入新的股东以增强资金实力,与朱林瑶一拍即合。
当年3月,力特更名为华宝国际。以每股0.1港元向朱林瑶控股100%的Mogul Enterprises Limited发行1.731亿股普通股、5.269亿股可转换累计无投票权优先股,并赋予其0.49亿股认股权证。朱林瑶因此以约7000万港元的成本完成借壳,拥有华宝国际已发行股份的90.99%。
由于朱林瑶的产业背景及资产注入预期,华宝国际借壳完成后复牌首日股价报收1.3港元,朱林瑶获得约10倍的账面盈余。
根据当时港交所规定,为了避免以IPO申请的标准进行审批,借壳约两年后,朱林瑶才启动了资产注入工作。2006年4月,朱林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100%控股的Chemactive Investments Limited(下称“Chemactive”),并将内地香料香精产业的核心资产悉数划转至Chemactive名下,产能达16000吨,占华宝集团总产能的80%以上。
2006年6月6日,华宝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有条件收购朱林瑶持有的Chemactive,估值39.96亿港元,作为支付对价,公司将以1.8港元/股的价格,向朱林瑶发行及配发22.2亿股新可转换优先股。注资后,朱林瑶持股比例上升至97.57%。
高度控盘的背景下,朱林瑶对华宝国际进行了多次减持,累计获利近百亿港元,概括其运作手法是减持、大型收购、高分红三管齐下,协调配合推进。
朱林瑶的第一次套现发生在2006年。当年8月,华宝国际发布公告称,朱林瑶拟将其持有的27.47亿股可转换优先股全部转换为普通股并行使认股权证,同时向公众配售6.9亿股普通股。通过此次操作,朱林瑶的持股比例下降至74.89%,并从中套现约15.18亿港元。此后一直到2011年,朱林瑶累计减持6次,合计获得减持收入95.93亿港元。
与此同时,华宝国际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分红,且分红额逐年增长,每年的分红额约占当年净利润的30%左右,个别年度还达到了48.18%的高派息率。华宝国际持续且稳定的分红给朱林瑶的减持行为提供了很好的辅助作用,朱林瑶本人也累计分得红利10.55亿港元,占20亿港元分红总额的一半以上。
为了冲抵大股东朱林瑶多次大举减持的负面影响,华宝国际发起了一系列收购,刺激股价上涨以提高朱林瑶的减持收益。经《新财富》统计,在这段时间内,华宝国际一共进行了8次收购,成本合计30.7亿港元。
几年后,朱林瑶开始资本操作的第二个阶段。
2015年6月,一直保持高分红的华宝国际宣布停止派息分红,自此开始,华宝国际的股价从每股8港元左右一路下跌。并且此时华宝国际发布盈利下滑30%的预警,股价便进一步跌至1.68港元。
此时,朱林瑶开始低价吸筹。宣称要进行私有化,提出以3.3港元/股的价格收购华宝国际其他股东所持的全部18.28亿股票。最终因未能获得华宝国际90%以上的股份,私有化计划失败。
醉翁之意不在酒,朱林瑶私有化的目的只是低价吸筹的“噱头”——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3.6%,只花了30多亿港元,相比于减持所得,一来一回净赚60亿港元左右。
在港股名远扬后,朱林瑶又将目光投向了A股市场。
2016年11月,港交所批准华宝国际分拆华宝股份于A股上市。2018年3月,被市场称为“烟用香精之王”的华宝股份成功登陆深交所。分拆后,华宝国际持有华宝股份的权益有所将少,但仍间接持有华宝股份81.1%的股权。
上市不久,朱林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布分红方案。
2019年3月12日,华宝股份披露其2018年分红预案,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40元(含税)现金股利,共计派送现金约24.64亿元。而当年华宝股份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6亿元,2017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48亿元,加起来也不过23.24亿元。
通过此次分红,不考虑税费的情况下,朱林瑶通直接套现19.98亿元。
此后,朱林瑶又故技重施,2019年与2020年分别分红12.2亿元、9.85亿元。
上市以来,华宝股份3年内累计分红46.69亿元(含税),其中朱林瑶控制下的华烽国际累计获得分红约37.87亿元。
虽然朱林瑶通过资本操作赚的盆满钵满,但其控制的华宝国际和华宝股份近年来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宝国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59亿元、42.41亿元、38.54亿元、17.64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增长38.65%、-9.12%、2.8%;同期华宝国际的净利润分别为10.18亿元、11.12亿元、4.18亿元、4.81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增长9.24%、-62.37%、1159%。
2020年华宝国际净利润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下,旗下子公司嘉豪集团销售额大幅下滑,华宝国际发生商誉减值损失4.95亿元。
与此同时,A股的华宝股份业绩也并不漂亮。从其主营业务看,香精目前仍不是有着技术巨大护城河的行业,而且随着我国控烟的深入,吸烟人群总数不断下降,其主营业务增长率也随之连续下滑。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宝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9亿元、21.85亿元、20.94亿元、9.17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同比增长0.75%、-4.16%、-2.03%;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11.76亿元、12.35亿元、11.8亿元、5.3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同比增长5.06%、-4.45%、-2.82%。
另外,政府补助近些年来却给华宝股份增厚了不少业绩。同期,华宝股份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21亿元、1.43亿元、1.46亿元、0.85亿元,占同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10.82%、11.58%、12.39%、16.1%,对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逐渐加深。



正常进口成走私,案件主办者林壮森落马,王金顺案能否重见天日? 人生的改变,从2014年第1篇创业日记开始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