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情感丝袜真是个奇怪的玩意

丝袜真是个奇怪的玩意

读者投稿 01-27 10:04 246次浏览 0条评论

走出酒店口五分钟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这条刚上腿的新丝袜像一条冬眠的蛇在一毫米一毫米的往下蜕皮,正好卡在半个屁股蛋上。


今天的苏州艳阳高照,前两天还秋风萧瑟呢,这两天又回暖了不少,妥妥春暖花开的湿润气息。但这个时候的我根本无心感受难得的好天气,“丝袜”两个字占据我的整个脑袋 

图片图片

丝袜真是个奇怪的玩意儿,明明裤子都有各种号码,但它就是均码。无论腿长的腿短的都必须套进同一条丝袜,出门前已经使劲全力将它抹上去但还是掉裆。我一度怀疑丝袜的发明后面隐藏着男性为了弱化女性竞争力的险恶用心。我穿裤子的时候可以走路生风思维敏捷,而穿丝袜只能故作优雅地小步走着,顺便半个脑容量感受着丝袜在腿上的触感。是的,穿丝袜意味着脆弱不安全,意味着时刻注意仪态,意味着思维当机。


更不要说现在丝袜已经滑落了半个屁股这么悲惨的境地了,大脑CPU都快烧焦了。


它又往下滑了一点点,我的大腿敏感的接收到了信号。我故作无心的将一只指

头搭在半身裙上,暗暗用力将它摁上去,顺便打算到单位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手间。



终于到地铁站了,列车还要六分钟才能到。我走到等候区的最右端,人少,可以故作无事的进行微调。我余光扫了一下离我最近的人,很好,在玩手机。我左手手机右手抓住半身裙将丝袜蹭上去一点,成功了!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点。等等,有个穿黑色短袖的男人走过来了,你不是要过来吧。你居然还贪图走过来坐一会儿长椅?还有三分钟地铁就来了你不是还要走回去才能上第一节车厢?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这么喜欢坐下来,你看旁边大家都是站着等啊。


无论我脑子里如何疯狂的进行对话,他还是在我右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微调计划破灭了,同时心脏又开始浸在冰凉的冷水里。

地铁进站了,但第一节车厢座位满了。我站在走道里,低头面对一个中年男子锃光发亮的脑袋发呆。丝袜还是在持续不断的一点点下滑,我的思维开始漫无边际的飘荡。如果在地铁里我的丝袜滑到半身裙下面怎么办,我是选择把它捞起来还是厚脸皮直接把它脱掉?如果直接脱掉会不会遭到鄙视,会不会就有人当做早间笑话,?我开始故技重施,将手指摁在半身裙上,试图制止丝袜下滑。余光稍微右移,旁边是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人,穿着一件印满如来佛祖头像的黄色裙子,外面套了一件黑色休闲外套。穿这种裙子的人真是神奇,信教的话不应该很尊重佛祖好好供起来,不信教难道觉得如来佛祖是个好裙子花样吗,难以理解。她的眼睛好像在瞄我,我若无其事的把手放下来,装作研究旁边一个女人的包。


地铁突然来了一个大刹车,根据我的感觉丝袜最起码滑下去两厘米!简直不能更糟糕了,我的内心被慢火煎得更厉害了。突然想到昨天看的一则新闻,是关于哈里王子未婚妻装束的一篇特别龟毛的报道。里面有段是控诉这位未婚妻破坏皇室规矩,居然光腿穿裙子。说不定这位未婚妻跟我一样都是被丝袜戕害的苦逼女性,所以才扔掉丝袜放纵自我的。嫁到皇室就是悲惨,连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拿出来研究再研究…遇到这种度秒如年的情况,我的大脑特别的啰嗦,不停地往外蹦出各种没用信息来平复内心。

图片



车终于到站了。我一边命令它停止下滑,一边加快速度走向附近的洗手间。在进入女洗手间的那一刻,我感到从头到脚无比的放松。


别忘了看看月亮 雪知道我有多想你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