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思雪知道我有多想你

雪知道我有多想你

读者投稿 01-27 10:06 238次浏览 0条评论

2021年第一场雪,下的那么大,大的让我想起那个村庄。


每年冬天,村庄里都是洁白洁白的,掩盖了春夏秋天里小路的坑洼与泥泞,装饰了每家每户的凌乱院子。


草房和砖瓦房顶都是[文]白色的,苞米楼子上[章]也是白色的,猪圈牛[来]圈棚顶和周围是白色[自]的,鸡舍鸭舍是白色[刀]的,狗狗的简易窝也[笔]是白色的。


房前房后的菜园是白[吏]色的,零星凸起的地[小]方漏出一点黑色。院[白]子里的果树枝杈上也[文]精致的粘上了白条条[章],每根枝条上面白色[来]、背面黑色。


大多时普通的风不会[自]吹掉它们,除非,有[刀]个淘气的孩子,趁其[笔]他孩子在树下,突然[吏]过去用力踹一脚树干[小],这时,枝杈上的白[白]雪突然落下,落到孩[文]子们的头上、身上,[章]伴随着一声声尖叫和[来]孩子们追打跑跳的声[自]音。


天晴了,孩子们一起[刀]跑到村庄旁一望无际[笔]被雪覆盖的田野里,[吏]跑到两个村庄之间结[小]了冰的河上。


到处是纯白色,被阳[白]光一照,白的耀眼,[文]不掺一点灰尘,用手[章]捧起,放到嘴里,凉[来]丝丝、绵软软,很快[自]就融化了。


整个冬天,村庄里的[刀]生活都变成了童话。[笔]


三两成群的牛羊,和[吏]放牛的少年,用不同[小]形状不同深浅的脚印[白]在白茫茫的田野里刻[文]画着各种形状的图案[章]。树林间飞来飞去的[来]鸟儿,和树杈间的鸟[自]窝(里面有的有鸟蛋[刀])。


结了冰的河岸边,一些孩子(也有大人)搬来大冰块放到河岸高处,然后坐在上面,晃动几下身体,冰块刷的一下向下滑去,然后再搬上来,滑下去,几次之后,一道天然的滑道形成,人们越聚越多,排起了队。


旁边有更淘气的,干[笔]脆直接横躺在雪坡高[吏]处,一用力直接滚下[小]来,一直滚到河上很[白]远。


河上大部分被雪覆盖[文],其中一部分被孩子[章]和大人用脚或锹把雪[来]铲掉,漏出光溜溜的[自]冰面,透过冰面,看[刀]到河里剔透的景色,[笔]薄厚不一的冰层,以[吏]及冻在冰层里的鱼儿[小]


走在冰上面,即刺激[白]又忐忑。随着铲出来[文]的冰面面积扩大,人[章]们在上面玩起了“出[来]溜滑”,胆大的孩子[自]和大人,一使劲儿能[刀]滑出很远很远。


更远处,绵延的山上[笔],看不清的黑灰色的[吏]树木,以及偶尔从山[小]上一步一步蹒跚归来[白]的人影。


黄昏,村庄里一户户[文]平房的烟囱缓缓冒出[章]烟,带出一个个家庭[来]里的腾腾热气。


快要开饭了。不知道生火的厨房大大的锅里做的什么,玩了大半天的孩子和大人们,一定觉得很香很香。


村庄里的冬天,这么宁静而又欢快,这么寒冷而又热情。在天和地之间,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恍惚中抬起头看看窗[自]外,2021年的第[刀]一场雪还在继续下着[笔],每片雪花都承载着[吏]不同的故事,悄悄落[小]在需要落在的地方,[白]落在不同心情的人的[文]心里。丝丝凉,让人[章]悸动。


这场雪你看到了吗?它是否也落到了你的窗前?是否也落进了你的心里?


如果是,雪会告诉你,我有多想你。


----------------

我是邵儿,全名邵泽烟,喜欢湿润的空气和泥土味道。心里住着一个野女孩,时而会跑出来疯玩儿,但只想和你玩儿~~~


丝袜真是个奇怪的玩意 如果你的努力没有结果,你还会坚持吗?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