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走入历史的中顾委 南巡前后的老人政治

走入历史的中顾委 南巡前后的老人政治

读者投稿 02-06 23:38 298次浏览 0条评论

1976年文革结束后,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干部纷纷平反复出,文革中提拔的干部大量靠边站,客观上导致中共干部队伍尤其是中央领导干部老化,邓小平称之为“不说十分严重,至少有九分半严重”,推行干部年轻化、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建立退休制度迫在眉睫。

然而,提拔年轻干部容易,让刚刚复出屁股还没坐热的老干部们让位就不那么容易了,还容易得罪人。就连胡耀邦都因“搞退休,伤老同志的感情”,极为谨慎地避而不谈,“领导人的退休制度过去小平、紫阳讲过,我就没讲过”。

在中共党内,当时也只有邓小平、陈云,有足够的权威去推动这件事。当然,邓小平也充分考虑到了老干部们的感受,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之余,没有一步到位一刀切,作为过渡办法的顾问制度建立起来,这就是1982年中共十二大上修改党章设立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及各省、市、自治区顾问委员会。

老干部们退出领导层后,进入顾问委员会充当“政治上的助手和参谋”继续发光发热,并享受相应的政治待遇——“中顾委委员可以列席中央全会,顾委副主任可以列席政治局会议,必要时顾委常委也可以列席政治局会议”。与此同时,设立顾问委员会也有邓小平等老干部对年轻干部扶上马送一程的意味,在政治上把好关、在有生之年培养好接班人。

邓小平曾说:“一定要趁着我们在的时候挑选好接班人,把那些表现好的同志用起来,培养几年,亲自看他们成长起来。”主动让贤的时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刘澜波说的更为直白,“一定要把我们的事业交给可靠的中青年人,决不能交给‘四人帮’的残渣余孽,决不交给那些抵制和反对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人”,刘澜波力荐接替其部长职位的是时年43岁的李鹏。

1982年中顾委成立后,邓小平、陈云先后担任第一、第二届中顾委主任,薄一波出任中顾委常务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由于中顾委委员“都是老上级、老领导,牌子大、牌子硬啊,比中央委员会的成员牌子硬啊”,在成立之初邓小平就对可能出现的老人干政、退而不休打了预防针。

“我们老同志要自觉,我们这些老资格,讲话是有人听的,是有分量的,所以要慎重”,“顾问委员会要注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妨碍中央委员会的工作……不仅不要妨碍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包括中央政治局、书记处的工作,也不要妨碍下面各级的工作。……要注意起传帮带的作用,而不是去发号施令”。

按照邓小平的计划,中共将通过两个五年的时间即两个任期,来实现干部的新老交替,建立退休制度,作为过渡性组织的顾问委员会届时将完成历史使命取消。“再经过十年,最多不要超过十五年,取消这个顾问委员会。十年、两届还是需要的,一届恐怕不好,太急促了。”也就是说,中顾委最早将于1992年,最迟不晚于1997年取消。

1987年中共十三大时,即邓小平两个五年中的第一个五年后,陈云退出中共领导层出任第二届中顾委主任,邓小平也退出了中共政治局仅担任军委主席。据时任中顾委秘书长的李力安回忆,陈云担任第二届中顾委主任期间,中顾委工作量和工作范围比上一届少得多,取消了此前设立的临时机关党委和八个支部,让中顾委委员回单位过组织生活和学习,以通过减少中顾委集体活动的方式淡化中顾委的作用。

1989年六四事件平息后,8月在与杨尚昆、王震谈话时,邓小平明确表达了尽快退休的愿望,“我希望退,要在今年完成”。9月4日,邓小平在住地与江泽民等中共领导层商谈退休问题,提出在即将举行的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退休,并提议由江泽民接任军委主席。同日,邓小平致信中共政治局,正式提出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退休,并于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获准,从此逐渐淡出政治舞台。

与此同时,邓小平还明确提出,从中共十四大起不再设立顾问委员会,即在第二个五年后取消中顾委。1991年,陈云也明确表达了中共十四大后不再设立顾问委员会的想法,“我十四大以后不再干了,我考虑了,决定了。至于一波、任穷同志干不干,中顾委以后设立不设立,请他们研究”。

1992年南巡时,邓小平谈及老人干政问题,再次表示“老年人自觉让位,在旁边可以帮助一下,但不要作障碍人的事。……我坚持退下来,就是不要在老年的时候犯错误。老年人有长处,但也有很大的弱点,老年人容易固执,因此老年人也要有点自觉性。越老越不要最后犯错误,越老越要谦虚一点”。中共十四大召开前,邓小平又严肃地强调中顾委必须撤销。

1992年10月7日,中顾委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在讨论中顾委向中共十四大提交的工作报告时,时任中顾委常务副主任薄一波受邓小平、陈云所托正式提出,“鉴于中顾委已历时两届,委员们的年事都很高了,已基本上完成了作为一种过渡性组织的任务”,建议中共十四大后不再设立中顾委。

出席会议的144名中顾委委员,对中顾委过去5年的工作没有提出异议,但对十四大后不再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的建议反应强烈,多数委员主张中顾委再保留一段时间。薄一波只得搬出邓小平、陈云,“小平同志讲了话,陈云同志讲了话,他们两位先后是十二届、十三届的中顾委主任,中央又作了决定。面对这个严肃的问题,我和任穷同志只有执行,不可能有别的想法”,这样与会的中顾委委员才鼓掌表示赞同。

1992年10月18日,中共十四大通过中顾委工作报告,同意不再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中顾委至此走入历史。同日,十四大刚刚闭幕,邓小平在女儿邓榕搀扶下来到人民大会堂,在大批的与会代表中接见了新当选的政治局常委,这是邓小平政治生涯中最后一次重要露面。

而当国际舆论仍然认为中共新领导层只是“过渡性的”时,邓小平决定发挥自己最后的余热,消除这种不确定性的意味。1994年10月1日,邓小平委托出席国庆晚宴的薄一波宣读了一份致辞,要求政治局成员和全体中共党员“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从此,邓小平再也没有特意公开露面。


冬奥访华 普京的智慧与智囊 《邓小平南巡讲话未删节全文》的真假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