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乌东局势 | 普京出招了 拜登怎么办?

乌东局势 | 普京出招了 拜登怎么办?

读者投稿 02-23 23:09 167次浏览 0条评论

美俄围绕乌克兰局势的对峙延绵数月至今,如今普京(Vladimir Putin)剑走偏锋,承认乌东顿巴斯地区顿涅茨克(Donetsk)和卢甘斯克(Luhansk)二州独立共和国地位,并派遣“维和部队”入驻——既没有如美国所预示的那样“入侵乌克兰”,也确实驻兵前线。

对此,拜登(Joe Biden)又当如何接招?

俄乌局势并无实质改变

首先,俄罗斯承认二州主权国家地位一事,对俄乌局势并不会带来太大改变。

由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组成的顿巴斯地区(Donbass)是乌克兰境内主要的俄罗斯族聚集区,原本属于俄罗斯领土,后在苏联时代被划入乌克兰共和国。而在2014年乌克兰政变之后,该地区爆发了一系列激进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对俄罗斯族的暴力行为,再加之基辅新政府的反俄态度,促使二州反叛独立。基辅方面曾派军平叛,却在俄罗斯的介入下未能如愿。

过去8年内,在俄罗斯的军事、政治、经济支持下,二州虽然名义上隶属乌克兰,却已然实际独立。2014及2015年,在德国、法国、白罗斯的撮合下,俄、乌、德、法四国以“诺曼底模式”达成《明斯克协议》,其核心内容包括承诺交战双方停火,从实际接触线撤军,以及乌克兰给予东部两州法律上的特殊自治地位,并启动经济复苏和重建计划等。

不过,《明斯克协议》以及其后的《新明斯克协议》皆未得到很好的贯彻。在这段时间里,乌克兰军队与乌东武装组织的军事冲突也从未真正停止,时有零星炮火传出。今年2月17日以来的交火便是最新的例子。

今年2月1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通过一项决议草案,呼吁总统普京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为独立国家。该决议草案获得351张赞成票,16张反对票,另有1人弃权,随即被转呈普京。普京亦于2月21日应允通过。

是以,就俄乌关系而言,这纸文书只不过是承认了过去8年顿巴斯二州实际独立的情况。若说真有什么大变化,那便是俄罗斯的军队、雇佣兵以往只得私下在顿巴斯地区活动,而今却可以正大光明以“维和部队”的名义驻扎。

窃喜的基辅 亢奋的顿巴斯

2月21日俄罗斯承认该二州主权国家的地位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表态颇值得人们琢磨:在强烈谴责俄罗斯,强调不会相让任何领土之外,也表示“我们致力于走和平外交道路”,这是唯一的选项,且正好“看看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朋友和伙伴,而谁又继续仅以言语威胁俄罗斯”。

面对俄罗斯的举动,乌克兰总统第一时间的表态竟然依旧坚持以外交手段解决,这说明了什么?

基辅方面的当权者其实根本就不触碰顿巴斯一事。对2014年以后的乌克兰中央政府而言,收回顿巴斯其实是件麻烦事,既有财政补助、权力分割、政治分歧等问题,又要担心顿巴斯成为“特洛伊木马”。而让顿巴斯保持实际分裂的现状,才是最好的:既可以向西方要钱、武器和政治支持,又可以将内部问题推诿于俄罗斯,反正在“大敌”面前,国内的贪腐、乱政都可以被容忍,还可以在国内政治维度树立“反俄”大旗,以此作为攻讦政敌、推脱自身丑闻的手段。所以乌克兰才一直拖沓履行《明斯克协议》,迟迟不对顿巴斯地区提供政治、经济融合等方面措施。怎奈大多数乌克兰人却真心希望解决顿巴斯问题,“加入北约是解决乌东问题的最佳出路”也是如今乌克兰的民意共识。

如今,俄罗斯军队入驻顿巴斯了,虽然不是按照美国总统拜登所言的“武装入侵”为剧本,却也是实实在在地挺进了美国所承认的乌克兰领土。这无疑为基辅执政者提供了一套说辞:都这样了若北约和美国还不出手,那也就不是乌克兰总统的错了。

与此同时,另一个如卸重负的便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领导人群体。应该说,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最“唯恐不乱”的便是这两个实际独立的地区政权——无论是来自乌克兰军队的攻击,还是美国或北约的更进一步举动,都会是俄罗斯帮助自己的理由。

回望2月17日之后那几日“乌军和顿巴斯军队在各自否认自己开火的情况下相互开火”之景,只会有两种可能:或是顿巴斯军队诚心搅局,或就是乌克兰军队不受基辅控制——而无论如何,如今的情况对顿巴斯和基辅掌权者而言,其实都算不得什么坏事。

美俄博弈的“逗号”

那么,美国呢?

虽然欧美媒体一贯将目下局势称作“俄乌危机”或“乌克兰危机”,但其本质其实不过是美俄博弈的“病征”。其“病源”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在于俄罗斯希望逆转过去30年间北约持续东扩、不断威胁俄罗斯安全的趋势;在于克宫希望建立一个包容俄罗斯的新的欧洲安全格局,而白宫希望“一面维持欧洲盟友的安全,一面确保欧洲盟友一直面对‘俄罗斯威胁’”。

而在此之余,美俄的地缘对峙还掺杂着美国政治的因素:拜登上任13个月以来,既无法从中国讨到甜头,又防疫失败,并由此面临经济停滞、通胀高企的困局,且无论是基建改革的预算案,还是针对党争“拉布”的投票规则改革,都无一成功——念及特朗普的强势归来和年末的中期选举,拜登太需要一个契机来展现自己“能干”的一面了。

由此,便发生了过去数月的一幕:俄罗斯一再向美国发声,要求美国正视俄罗斯提出的安全保障提案,对之予以严肃回复,并不惜以大军压阵的方式借乌克兰和欧洲盟友向美国施压;而美国却一面表示愿意与俄罗斯就其诉求谈判,一面炒作荒诞的“俄罗斯入侵说”和制裁威胁,对于安全保障谈判却一再拖沓。

所以,普京这番举措的核心目的,并不是为了吞并一些领土,又或向国民展示自己的强势——虽然这些都是附带效果,但普京的核心目标,就是借此“加大赌注”,逼拜登就俄罗斯核心诉求认真谈判。

由此观之,克里姆林宫这番令全球震荡的决定,不过是这一轮美俄博弈的“逗号”。


中国会如何制裁洛克希德·马丁与雷神公司 江苏通报“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结果 尚缺政坛倒查30年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