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江苏通报“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结果 尚缺政坛倒查30年

江苏通报“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结果 尚缺政坛倒查30年

读者投稿 02-23 23:11 187次浏览 0条评论

2月23日,万众瞩目的“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终于等来了江苏官方给出的调查处理情况通报。

需要承认,这份省级官方通报对于舆论热议的各项疑问展示了调查过程、判断依据并一一给出了结论。比如“董某民、杨某侠结婚证照片上的女子与杨某侠不是同一人”、“杨某侠可能是四川籍失踪女子李莹”、“小花梅如何从东海县到丰县”、“小花梅第一个孩子董某港生于1997年”等等,并对“小花梅”从东海县到丰县过程中,涉嫌人口拐卖的数人进行控制并调查追责,对涉事丰县县委书记到村官共17人给出了官方处理结果,一定程度上回应了舆论关切。

但是上述这些官方处理措施并不足够。“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背后,仍然需要给公众答案的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徐州为何会出现人口贩卖链条,甚至形成一个辐射周边的人口贩卖集散地?

稍微到过徐州附近进行实地考察,以及丰县统计部门给出的人口民族数据都会证实,首次出版于1989年5月的报告文学《古老的罪恶》并非空穴来风,其记录的数年间被拐卖至徐州的数万名妇女、当地40多名出租汽车司机团伙拐卖甚至当街劫持妇女的恶性事件,为何能持续存在并在一定时间内形成现象?

更不可思议的是,《中国经济周刊》援引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披露的,徐州丰县人民法院判决的数起被拐卖妇女离婚案,法官均不支持原告人离婚诉讼,致使许多女子走投无路,最后只能自杀。

这些即便已经成为过往的丑陋与罪恶形成的恶果,因为没有被彻底铲除而衍变成为今天的丑陋与罪恶,对于身在其中的受害人以及施害人的影响仍然存在,且还将持续存在。

那么,当年伸出罪恶之手的人都是谁,如今在哪里,是否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年对丑恶现象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成为罪恶助手乃至保护伞的基层官员、乃至县市级别的政坛官员们,今天又在何处?他们难道不应该为当年的“为官不为”甚至犯罪,在其有生之年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早在九年前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共高层就提出将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设定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近两年,中共政法系统以及内蒙古政坛都曾发起过“倒查20年”甚至“倒查30年”的先例。江苏官方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给出全面的调查结果并追责涉事官员,只是完成了第一步。

只有彻底倒查30年,将曾经发生在徐州这片号称“兵家必争之地”的古老土地上的罪恶彻底掀开,曝光于阳光之下,将可能已经退休、或许已经步步高升的涉及当年旧事的官员们一一曝光并追责,才能给愤怒的舆情和民众一个彻底交代,才能更有自信直面西方媒体的嘲讽和制度否定,也才符合中共自己设定的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乌东局势 | 普京出招了 拜登怎么办? 蔡英文把两岸带上绝路 乌克兰教训就在眼前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