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治俄乌危机与能源变局:全球大重置

俄乌危机与能源变局:全球大重置

读者投稿 03-13 00:13 204次浏览 0条评论

随着俄乌危机升级,除了引发全球能源市场的动荡外,还引发了全球能源产业和市场的深层变局。通过跟踪各国在能源领域的变化之后,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全球能源产业正在进行一场“大重置”。

所谓大重置,是指在俄乌地缘政治危机刺激之下,引发全球能源生产、交易、运输、消费、投资及金融市场等多个领域进行的重大调整,这种系统调整改变了过去全球能源领域既定的发展趋势,将带来全球能源产业和能源市场的重构。

在历史上,能源市场受到地缘政治事件冲击并不少见。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两次能源危机,1999年的北约攻击南斯拉夫,2001的“9・11”恐怖袭击事件,2022年2月爆发的俄乌冲突升级……每一次事件都会对国际能源市场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不过,并非每一次冲击都能导致全球能源市场的大重置。此次危机的特殊之处在于,作为危机当事方之一的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出口国之一。由于此次危机引发了俄罗斯与几乎整个西方世界的对峙,巨大的地缘政治风险驱使全球性的能源产业重置。

俄罗斯是目前世界上最主要的能源供应国之一,该国石油及天然气产量均排名世界第二位,同时是第二大石油出口国、第一大天然气出口国,石油及天然气出口量在全球出口贸易中的占比达到25%左右。俄罗斯的石油出口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每天出口大约400万至500万桶原油,以及200万至300万桶成品油。2021年俄罗斯原油产量约为5.2亿吨,排名世界第三,位居美国、沙特之后;天然气产量为7,610亿立方米,位居世界第二,占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18%左右。2021年,俄罗斯出口石油约2.3亿吨,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天然气出口约2,000亿立方米,世界第一。欧洲是俄罗斯能源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石油和天然气在俄罗斯总出口的占比分别达50%和78%。

毫无疑问,俄乌危机已经重创了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西方对俄罗斯实行的多方面制裁以及俄罗斯实行的反制裁,将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陷入持久的大倒退。目前,美欧对俄制裁中,暂时未包括对欧美有重大利益关系的石油和天然气,这也为俄罗斯保留了少有的“输血”管道。

不过,这条管道十分脆弱,一旦美欧决定加大制裁俄罗斯、准备断掉其重要的经济来源,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输出将会停止。这种极端情况如果出现,将使得世界能源市场发生重大变化。

以欧洲的天然气为例,英国石油(BP)的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为5,411亿立方米(过去五年均值5,478亿立方米),从俄罗斯进口量为1,849亿立方米(占欧洲消费量的34.2%),其中管道天然气1,677亿立方米。如果在极端情况下,俄罗斯彻底对欧洲天然气断供,则意味着欧洲需要找到1,849亿立方米的替代天然气。

欧洲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的能源输出已经保持警惕,并着手进行调整,而这将影响到全球能源供需体系。国际能源署(IEA)3月3日称:“没有人再有任何幻想。欧洲需要迅速采取行动,为明年冬天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面临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IEA估计,通过转向其他天然气供应商和使用其他能源,欧盟可以在一年内将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三分之一以上。在管道气方面,阿塞拜疆和北非的管道气供应量还有提升的空间。液化天然气方面,美国将是最大的增量来源。此外,欧洲还需要同亚洲国家争夺由卡塔尔和澳大利亚提供的LNG合同。欧洲要增加LNG进口,就需要付出比管道气更高昂的成本,同时像德国这样缺少接收终端的国家还面临着送气和储气能力的考验。

虽然大范围禁止俄罗斯原油出口的措施尚未颁布,欧美工业界已经开始“自我强化”:炼油厂开始避开俄罗斯石油,银行则拒绝为俄罗斯大宗商品的运输提供资金。这在全球原油贸易体系中引发连锁反应:3月1日的俄罗斯乌拉尔石油已经较布伦特原油贴水超过18美元。市场估计,截止3月2日,受影响的俄罗斯原油出口量已经达到300万桶/日。非俄罗斯的原油也被卷入了这场动荡中。据路透社报道,国际买家正在回避由里海管道(CPC)输送的原油,因为该管道输送的原油可能与俄罗斯原油混在一起,并且里海管道的终端是位于黑海的俄罗斯港口。里海管道每天从哈萨克斯坦输送超过100万桶原油,相当于世界供应量的1%以上。市场预计,在上述背景下,俄罗斯可能将被迫部分减产。

能源大重置还会影响各国对传统能源及核能的政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随着俄乌危机升级,国际油气、煤炭价格飙升,核电正重回各国政府的视野。今年2月1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大规模重振核电计划,法国将建造至少6座新的核反应堆,并研究再建8座反应堆的可能性。2月16日,哈萨克斯坦能源部表示,在预计出现电力短缺的情况下,哈萨克斯坦建设核电站是最具前景的解决办法。菲律宾也加入了“拥抱核电”的国家行列,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日前的一份行政命令中提及,“考虑到需求和天然气资源预计枯竭的趋势,核电将在满足(能源)需求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3月3日,芬兰公用事业公司 FORTUM 向政府申请,希望将已使用40余年的 LOVIISA 核电站寿命延长至2050年。此前,该核电站应于2030年关闭。3月2日,德国经济部长ROBERT HABECK透露,德国正在权衡是否延长其剩余核电站的寿命,作为在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不确定情况下保障该国能源供应的一种方式。德国曾计划在2022年底前关闭其核电站。此外,印度、南非等国同样计划大幅扩建核电。

煤炭也纳入了能源重置的范围。在压力之下,德国在退煤政策上出现了松动。德国经济研究所最近在一份报告中建议,将因气候保护原因而被封存的煤炭发电厂再次开启投入使用。按照德国的计划,2038年前将关闭所有煤电厂,2050年前将放弃使用天然气。但在地缘政治危机带来的能源危机现实下,这些很绿色、很环保的计划,将受到不小的影响。此外,欧洲其他国家也可能重启或加大煤炭应用。

从这些变化可以看到,因为地缘政治危机而加大的能源危机,正在推动多国重新启动核电、煤电应用,此外还可能刺激其他绿色能源以及节能应用。一个能源再重置的巨大转换过程已经在全世界展开,不仅体现在能源市场上,在法律上、产业计划上、基金投资上、政府能源政策上、金融保险上,都将因为能源重置而产生变动。

最终分析结论:

俄乌危机升级不仅引发了影响全球的地缘政治危机,还极大地冲击了全球能源产业和能源市场体系,导致了波及全球能源生产、交易、投资、金融、法律、消费等领域的能源大重置。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和能源进口国之一,中国必将受到全球能源重置的重大影响。全面评估全球能源重置的影响并及时制定或调整能源安全战略,对中国来说已经十分迫切了。


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将新冠溯源指向美国 客观看待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