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杂思而立之年的自己

而立之年的自己

读者投稿 04-10 17:15 142次浏览 0条评论

今早,照例刷微博,特别关注的智者发出警告,“变天了,各位”。网上冲浪十余载,接触到此生唯二重要的两位智者,一位精通政治经济历史文学,另一位精通历史军事艺术,双双再塑本人三观将俺整个人从意识到行为彻底改变。先后不到一个月这两位基于北方恶罗剎事件发出同样提醒:冲突替代和平、去全球化、国内右派失去发言权、内卷替代、备战时代(七八十年代)。俺是完全信的。

仅隔一晚体会这两种事,有点如梦如幻,就像一个小孩在院子里玩着泥巴突然抬头发现一台大推土机轰隆隆正压过来要推倒院墙。屋外阳光明媚,草长莺飞,而立之年的自己,突然间迷茫了起来……


所在区今天通知全员核酸了。三年多的疫情防控到近期又走向一个高潮,像趋势末端的加速,充斥着非理性,大部分人悲观的一致预期是见底真正的反向指标。但即便疫情防控的全面放松也不意味着生活恢复如常,不意味着苦难的结束,甚至仅仅是苦难开场的结束而已。讽刺的是,面对如此悲观的未来,除了保持乐观也没什么可做的。

当聊骚遇到同学怎办? 有没有一种可能,疫情对夫妻圈造成影响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