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港澳台龙应台批李登辉反遭教训 为何李敖却爆料她也是个媚日派

龙应台批李登辉反遭教训 为何李敖却爆料她也是个媚日派

读者投稿 07-12 14:12 843次浏览 0条评论

1999年11月,“两国论”掀起的台海震荡余音未消,“九二一大地震”带给台湾的阴霾未散,为制造两岸紧张,时任台湾领导人的李登辉又着手展开下一步的政治行动。他绕过台外交部,以“赈灾知名”邀请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简称石原)访问台湾。

1999年11月,时任台北市市长马英九(中)与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右)会面。(台湾联合报)

这位石原究竟是何许[文]人也呢?他个性狂妄[章],鹰派色彩强烈,认[来]为日本不应为南京大[自]屠杀道歉,极力主张[刀]日本拥有钓鱼台的主[笔]权,甚至公开表示中[吏]国应分裂为六个国家[小],是不折不扣的军国[白]主义者。

对于这次访问,石原[文]在行前的记者会上表[章]示,台湾受灾的日月[来]潭是日本人当年开发[自]的地区,与日本有深[刀]厚的关系。李“总统[笔]”也是我的老朋友。[吏]在台湾震后复兴过程[小]中,东京都如果能够[白]发挥作用的话,那将[文]是非常有益的。

石原说出了一点心里[章]话,因为台湾曾经是[来]日本的殖民地,即便[自]战败半个世纪,仍有[刀]不少人对昔日的殖民[笔]往事无比怀念,此次[吏]台湾行,与其说是赈[小]灾,不如说更像是重[白]温殖民统治的旧梦。[文]尤其李登辉也曾经公[章]开宣称自己22岁之[来]前是日本人,二人自[自]然一拍即合。

但这次访问,也给时[刀]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笔]出了一道难题。

首先,李登辉通过自[吏]己的运作,把自然灾[小]害“政治化”和“国[白]际化”,通过“地震[文]外交”来推动他进一[章]步分裂中国的目的。[来]其次,马英九在学生[自]时代是保钓先锋,而[刀]石原对日本侵华、钓[笔]鱼台问题仍坚持顽固[吏]立场,所以二人若会[小]晤不仅仅是“应尽地[白]主之谊”或“拓展城[文]市外交”的问题,而[章]是将对两岸乃至中日[来]关系影响至甚,因此[自],对于马英九是否见[刀]石原,引起了台湾统[笔]派的高度关注。

11月13日报出消[吏]息,当天下午,新党[小]党主席李庆华与作家[白]李敖召开临时记者会[文],李敖在会上“警告[章]”了台北市长小马哥[来],说你是“保钓健将[自]”,而石原却说钓鱼[刀]台是日本领土,又否[笔]认南京大屠杀与慰安[吏]妇,你不可以见他,[小]否则我跟你没完没了[白]

当晚,马英九电话致[文]电解释,但李敖认为[章]此次访问是李登辉秘[来]密作业直接请来的,[自]马英九不应主动背书[刀],更不该前去石原慎[笔]太郎下榻的国宾饭店[吏]拜访。

最终,马英九采取折[小]中方案,在第三地的[白]晶华酒店会晤石原,[文]而在陪同者中还有台[章]北市文化局长的龙应[来]台,她送了一本出任[自]公职前的新书《百年[刀]思索》给石原,并且[笔]特地将这本书批判李[吏]登辉的部分圈了起来[小],称送书的身份不是[白]文化局长对东京都知[文]事,而是作家对作家[章]

然而,石原回日本后[来]立马翻脸,他认为龙[自]应台的举动是完全没[刀]有礼貌的,并向媒体[笔]表示,马英九应该好[吏]好管教龙应台。本想[小]借这场会晤为自己“[白]打书”,结果却被日[文]本法西斯右翼狠狠地[章]摆了一道,这大概是[来]令龙局长万万没想到[自]的。

事实上,在马英九到[刀]台北市的晶华饭店与[笔]石原会晤前,反日团[吏]体如中国统一联盟﹑[小]保卫钓鱼岛的团体及[白]日本统治台湾期间遭[文]日军杀害者所组成的[章]团体等,早已齐聚在[来]饭店门前,手举抗日[自]布条﹑高喊反日口号[刀],并和维持秩序的警[笔]察发生推挤,场面一[吏]度相当火爆。


当时有舆论认为,因[小]为在给石原的书中对[白]李登辉的历史观有很[文]严厉的批判,因此也[章]可以算是马英九、龙[来]应台间接表达反对日[自]本军国主义的立场。[刀]

对于这种说法,远在[笔]大洋彼岸的波士顿学[吏]院(BOSTON COLLEGE)化[小]学系资深教授、全美[白]华人领袖潘毓刚先生[文]却不以为然,他在给[章]李敖的信中写道:

顷由媒体上得悉,你[来]对马英九之流会见石[自]原慎太郎,只轻描淡[刀]写地“认为”“相当[笔]不智,有损个人政治[吏]形象”。我却认为他[小]们相当无耻,不但有[白]损个人人格,还有损[文]中华民族形象!……[章]更无耻的是龙应台还[来]把她的著作送给石原[自],把书中批评李登辉[刀]的部分勾画出来,以[笔]为这样就可以掩盖她[吏]怕丢官(不敢不见李[小]登辉邀请的“贵宾”[白]),和想借机会出风[文]头的伪君子无耻行为[章]。何况龙应台批评李[来]登辉的部分,可能是[自]石原最欣赏李登辉的[刀]地方。你能说服狂傲[笔]和偏执的石原?……[吏]她不是无知的没资格[小]当文化局长,就是无[白]耻地故意混淆视听,[文]以掩饰她与没有人性[章]的混蛋谈人道、谈文[来]化交流的无耻行为![自]

相较潘毓刚的义愤填[刀]膺,李敖则维持了一[笔]贯的嬉笑怒骂,他在[吏]回信中说:

施寄青(台湾作家)[小]告诉我说,龙应台是[白]媚白种人主义者,她[文]媚西洋人,且嫁给西[章]洋人。但这次她对日[来]本人的态度,证明了[自]施寄青说得还不够,[刀]龙应台其实还是媚东[笔]洋人主义者,大概她[吏]采取南非政府的认定[小]标准,不以日本人是[白]黄种人吧?日本人种[文]中的确有一种白种人[章],叫虾夷人(Ain[来]o),他们住在北海[自]道与库页岛,可惜石[刀]原慎太郎不是虾夷人[笔],未免美中不足,不[吏]然龙应台媚起来就更[小]起劲了。

十几年后,李敖把这段故事写进了《大江大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谈到龙应台的文明底色,他说自己实在不得不这样下结论:龙应台不但是媚美派、媚德派、其实也是媚日派。

台湾要跟北京算什么账:蔡英文阻扰购买疫苗 【基辛格秘访华50年】美中俄三方博弈的漫长浮沉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